• 首页 > 未来频道 > 智能穿戴

    你现在还喜欢智能手表吗?还是烦了?

    2016年12月08日 14:18:00   来源:腾讯数码
    来讨论:你现在还喜欢智能手表吗?还是烦了?

      据Computerworld网站报道,就在数年前,该网站特约编辑拉斐尔对智能手表还很是感到激动。

      拉斐尔对智能手表感到激动的原因不难理解。谷歌2014年初发布的Android Wear平台,其功能符合他对智能手表的预期:对于适合智能手表完成的任务——例如智能通知管理、智能输入和智能语境(通过Google Now),它提供了一个简单的用户界面。

      Android Wear还支持传感器和许多其他特性。与其他可穿戴技术不同的是,Android Wear没有尝试在佩戴在手腕上、难以操作的屏幕上塞入更多按钮和复杂的命令。它改变了智能手表的定位:不是用来完成宏大的任务,而是迅速、流畅地传输相关信息。即使今天,这种简洁性和对通知的重视(正常通知和由Now提供的预测性通知),使得Android Wear不同于更复杂、以应用为中心的其他智能手表平台。

      拉斐尔佩戴Android Wear智能手表有一段时间了——先是早期的演示设备,然后是第一代Moto 360、LG G Watch Urbane,最后是华为Watch。

      拉斐尔认为Android Wear能满足其需求,因为他对它的预期与其功能相符合:并非能改变人们生活的全新工具,而是一款智能手机伴侣型产品——使他不会错过信息、应付部分基本任务的一款便利配件。虽然不是一款革命性产品,但Android Wear绝对给拉斐尔带来了某些便利:无需不断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他就能与外界保持联络。他曾在有关Android Wear使用体验的文章中写道,“目前,Android Wear仍然是一件豪华配件,而非必需品——但对于希望方便地与外界保持联络又不差钱的用户来说,它提供了一种更方便地获取信息的途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拉斐尔发现,同样的说法解释了Android Wear不再适合他,他没有坚持佩戴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的原因。

      很简单,正如拉斐尔一开始指出的那样,佩戴在手腕上的显示屏,使用户能更多地置身于虚拟世界,更方便地与外界保持联络。在佩戴Android Wear智能手表早期,这能满足他的需求。但正如拉斐尔最近在其他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现在他不喜欢与外界保持过多联络。他积极尝试远离手机,全身心地享受周围环境中,以一种能提高生活质量的方式使用技术,避免让技术干扰正常生活。

      Computerworld表示,换句话说,拉斐尔不再把与外界保持联络作为一种享受。他不再想频繁地看显示屏,打断手中的工作。这与智能手表能提供的最实际好处截然相反。有趣的是,拉斐尔在2014年12月就表达了相同观点,“我有时感觉Android Wear提供的与外界联系的能力超过了需求。有时,我不喜欢与电子设备的联系过于密切,在手腕上佩戴显示屏与上述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因此我不再佩戴Moto 360,而是佩戴一块传统手表,或完全不佩戴手表。我必须承认,不佩戴智能手表让我感到神清气爽。至少对我来说,Android Wear提供的连接性和通知功能,有时并非是我所必需的。”

      当时,拉斐尔不喜欢过度与外界联系还只是“偶尔为之”。过去数个月,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最近他减少了外出旅游,消除了智能手表的又一个用武之地。

      对智能手表热情消退的似乎并非只是拉斐尔一个人。上周,有媒体报道称摩托罗拉——开发了首款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的公司,将无限期搁置智能手表开发,因为它认为智能手表市场缺乏“足够高吸引力”,不值得继续投资。

      自2015年发布首款产品后,华为尚未发布新款Android Wear设备,三星则把Tizen平台用于可穿戴设备。自2015年末的Watch Urbane后续产品灾难后,LG在可穿戴设备市场一直“静悄悄”。

      Computerworld称,这些公司对智能手表失去热情不足为奇,因为一段时间以来智能手表市场呈现下跌趋势。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称,在2015年秋季至2016年秋季之间,全球智能手表销量下跌了52%。很显然,与最初的预期相反,智能手表概念并“不适合所有人”。即使苹果的Apple Watch销售也出现疲软。有媒体报道称智能手表先驱Pebble在考虑出售公司。

      谷歌正在把Android Wear改造为以应用为中心的平台。Android Wear 2.0计划明年第一季度发布,不再以通知为中心,向苹果可穿戴设备理念靠拢。

      拉斐尔认为这只会加大他对技术的需求和Android Wear功能之间的差距。时间将证明。

      数个月来没有佩戴智能手表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恢复了佩戴手表的习惯——拉斐尔已经多年没有佩戴手表了。虽然智能手表提供的与外界保持联系的能力,可能不是他目前所需要的,重新佩戴传统手表被证明能满足其需求。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责任编辑: CIT07]
    分享到微信

    最新

    Uber新规:物品遗失车上 寻回须交15美元奖励司机

    据Telegraph北京时间7月27日报道,在车上丢失钱包手机司机帮忙寻回到底要不要提供补偿一直都是众人讨论的焦点。在这方面Uber倒是走在了前面,它们准备设立丢失物品归还费,如果司机帮粗心的乘客将钱包或手机寻回,乘客需要交15美元(约合101元),而这笔钱Uber会奖励给拾金不昧的司机。

    新闻

    报告:2023年眼动追踪市场将达14亿美元 CAGR为27.4%

    眼动追踪市场在2023年将达到13.765亿美元的市值,2017年-2023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7.4%。

    科学

    美国宇航员年薪有多少?原来还分地球工资和太空工资

    7月23日,据国外媒体报道,实际上美国和俄罗斯的宇航员的工资分为两种:地球工资和太空工资。如果执行了太空任务,会有相应的补助,工资会更高。相比之下,俄罗斯宇航员的收入会低一些。

    融合

    关于共享机器人 70%的人都想歪了

    当我在一个群组里谈到共享机器人时,70%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共享XX机器人”,说“那怎么能共享?羞羞的”。这也难怪,关于XX机器人的报道屡屡见诸网络,以至于大家有了这样的直觉。

    专栏

    从知识付费不同时期演化 看其蜕变之路

    信息技术革命后,泥沙聚下的信息爆炸逐渐被精准对接用户需求的商业开发筛选,知识也从海量的信息中被抽离,摇身一变从免费共享的资源成了待价而沽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