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稿件库 > 2016归档

    3年4亿用户 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

    2016年12月12日 17:29:55   来源:中文科技资讯

      来源:新经济100人撰稿丨李志刚  李思萌

    3年4亿用户,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

      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

      这是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有山,有水,有吊脚楼,有翠翠,有土匪。

      从湘西山水里走出的宿华,第一次坐火车从北京到杭州,惊叹「那么大、那么平的可以种庄稼的地,顶我们多少座山啊。」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广阔的华北平原。高考后,离开张家界南边的小镇到北京读清华大学时,火车经过华北平原时正是半夜,第一次出湘的宿华没有亲眼见到平原。

    3年4亿用户,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

      快手创始人兼CEO  宿华

      这位出身小镇的创业者,和他的伙伴们做了一款短视频社交应用「快手」,低调运营了3年。直到2016年6月,《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一文的广泛传播,引起了公众对快手的关注。这时候,快手已经拥有4亿用户,日活跃用户4000万,用户平均使用时长40分钟。

      根据2016年10月联通沃指数数据,在移动应用户均月消耗流量排行榜上,快手以257.4MB排名第一。

    3年4亿用户,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

      来源:联通大数据

      关键词一:技术

      2013年,GIF快手转向做短视频社交应用,日活跃用户跌落至1万。

      GIF快手是一款将视频转化为GIF格式图片的工具,转化后用户可以分享至微博、QQ空间。红极一时的「走你」航母style GIF几乎都是通过这款应用制作的。

      但是GIF快手,不是创始人创业的初衷。

      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杨远熙在大连惠普共事两年。2008年6月,iPhone 3G推出后,程一笑就托人代购,并邀请杨远熙一块开发iOS。后来,程一笑加入人人网,一直在钻研iOS。

      2010年12月,Android 2.3推出,基于安卓系统的App开发开始兴起。次年,辞掉华为工作的杨远熙北上,加入程一笑团队,做GIF快手。早期,程一笑的GIF快手团队有4个人,在立水桥以每月3500元的价格租了一套两室一厅做为办公室,他们吃住都在那里。

      团队一开始就想做视频社交,但是当时网络条件、技术、市场环境都不成熟,视频社交的尝试失败,他们做了GIF快手。不过,程一笑他们也留了尾巴:GIF快手上有栏目「热门」,这个栏目隐藏得比较深,设置成用户默认分享到微博时,也同时分享到「热门」上。在这个栏目上,寄托了他们做视频社交的梦想。

      GIF快手鼎盛时拥有几千万用户,日活跃用户上百万,但同时也有工具型产品的弱点:留存率偏低。

      2013年,受益于Wi-Fi的普及和4G网络的推广,中国做短视频的创业公司逐渐兴盛起来。快手从工具转到社区,后端压力增大,带宽问题增多。「我发现这些事情是我们搞不定的,希望有人能做这件事。」程一笑说。

      这年夏天,在朋友引荐下,宿华和程一笑见面了,两人都看好视频社交的未来,重要的是,双方价值观相似,想做普通人的视频社交。这一次见面被他俩比做「长征会师」。

      这家公司的四位联合创始人均是IT工程师,用杨远熙的话来说,「交流都用代码」。尽管如此,宿华和程一笑依旧谨慎地磨合了几个月,到2013年底正式合并,将公司搬到五道口华清嘉园,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和其他两家公司分享空间,快手自己享有的面积总共才十多个平方米,大概每个员工拥有1平方米的空间。但是,杨远熙觉得丝毫不艰苦,一台电脑就让他们进入「另一个宇宙空间」。

      快手联合创始人银鑫曾是程一笑在东北大学的同学,他认为两个团队的合并是因为理念一致:「希望技术简单、可依赖。」

      宿华做了多年搜索和推荐算法的研发,在技术上有优势;程一笑对客户端的理解更深一些。两个团队合并后,宿华担任CEO,负责整个公司的战略、技术以及对外事务。不过,在当时,宿华还要承担机房的事情,「可以简单理解成网管的事情,他需要在机房配置机器各种各样的参数。」程一笑说。

      这是一个典型的工程师团队,每个联合创始人都是技术出身,几乎人人都是宅男,不善言辞。在北京,快手有200多人的团队,过半都是工程师。 直到2016年下半年,快手才开始建立App推广部门,由工程师出身的杨远熙负责。

      因为气质相近,这些人都是理性的数据派。即使想法不一样,也不会轻易枪毙掉,直接上线用数据说话。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原来在百度做凤巢系统,凤巢建立了一个评价体系,工程师对凤巢的每次修改,最终带来多少收益,一目了然。

      快手的UI原来推出过一版黄色,一版白色,后来全部改为白色,这是用户选择的结果。

      快手的支出主要在带宽上。由于当时带宽费用高,宿华他们花费很大力气优化客户端。快手通过自己的播放器在压缩视频上做优化,一两兆的视频能压缩到原有大小的五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还不损害原有画质。

      转向短视频社交之后,快手的日活跃用户从1万开始节节攀升,到2014年春节后,用户量迅猛增长。7月,快手日活跃用户破100万。

      2015年1月,快手日活跃用户达到1000万,半年时间,增长10倍。原因在于,快手改进了推荐算法,引入人工智能系统,大大提高了用户体验和效率。

      「用户会感觉特别明显,你点什么视频的话,类似视频就会变多,这件事情开始有一个加速效应。快手那个时候每天视频上传量在百万量级。」程一笑说。

      快手现在社区核心就是算法推荐。银鑫说:「推荐规则在技术上从两方面的实现,第一方面就是训练模型。每天用户行为的输入会推断出来一些规律。另一方面就是快手自己在策略方面的运营,给你形成一个你看到的世界。」

      3年时间,快手用户4亿,日活跃用户4000万。

      宿华他们认为,在快手的发展史上,有两个重要决策:第一,从工具转向短视频社交;第二,采用人工智能,用算法推荐。其余的,都是小步的迭代优化。

      在同一时期,同样采用算法推荐的资讯分发应用今日头条也是指数型增长。

      关键词二:克制

      2016年夏天,快手橙色Logo高高悬挂在北京五道口清华科技园大厦外墙上。这是快手少见的高调。这家位于清华科技园的公司,办公室前台墙壁上一片空白,见不到快手Logo。

      这个团队更乐意于低调地隐藏在产品背后。2016年公众对其的关注,并非是他们乐意所见。「新经济100人」打了个比方:「你很小的时候没人关注你。当你很大了,你还把脑袋埋在沙子里,装作别人看不到你,但是人家会直接踢你屁股。」听到这话,宿华大笑起来。

      GIF快手把带有社交属性的栏目「热门」隐藏得比较深,也显现了这个团队对产品的理念:简单、好用、克制。后来的快手也沿袭了这个理念,哪怕是拥有4亿用户,快手App首页只有3个栏目:关注、发现、同城,以及用图标摄影机表示的录制功能。

    3年4亿用户,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

      快手App首页

      快手商业变现的主要手段之一直播功能也没有独立栏目,低调地藏在「关注」里的一堆视频里,只是在左上角打上淡灰色的「Live」。常用的搜索功能也藏在个人主页里。

      克制更体现在他们对内容、用户的运营上。快手的理念是,尽量不打扰用户。对用户的观察主要来自于旁观他们在快手上的行为,尽管公司也会与部分用户进行访谈,但不允许有任何私交。「用户不一定能明显感知产品细节背后的想法。他的思考方式很简单,有意思就接着玩,没意思就走了,产品越简单他越能快速理解、使用。」宿华说。

      MC天佑在快手上拥有千万粉丝,不同于其他短视频、直播平台,快手不做任何活动,像MC天佑这样的红人,快手团队从未和他接触过。

      快手不做任何活动来运营用户,也不在网红、明星身上投放更多的资源。快手对自己的定位是,普通人用来记录生活的短视频社交应用。宿华相信「高手在民间,明星也不是天生明星,是长出来的、练出来的。」

      「我们做这件事,希望尽量少打扰他们,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焦虑也好,高兴也好,悲伤也好,我希望他们自由自在的。」宿华说。

      「我们比较克制接触用户,平台需要有公正性的。」程一笑说。

      这个希望「尽可能不要打扰用户」的App,通常在内容上的审核标准是:不希望视频内容涉及到伤害别人或者自己,引起不适观感。换句话说,不能违反公序良俗原则,例如自残镜头不行,恶意炒作或者打擦边球违法也不行。

      对于网络上颇有争议的一些俗气视频,宿华认为这是个审美问题,「有的人觉得土气的东西,可能别人会觉得洋气,反之亦然。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个性化推荐,无论审美水平如何,都能看到适合自己的内容。」

      以《残酷物语》一文为代表,不少文章在快手上扒各种争议性视频,例如挑战吃各种奇怪食物。宿华说,这些视频在快手属于少数,绝大多数还是普通人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

      拥有4亿用户的快手,事实上很难进行单一的、鲜明的、固定的用户画像。宿华他们并不主张给用户贴标签,但是在公众舆论里,快手贴上了「农村」、「小镇青年」等标签。

      快手上聚集了众多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宿华说:「是他们选择了我们。」出乎意料的是,北京用户是快手用户最多的地区,占比5%,快手4000万日活跃用户里来自北京的大概有200万,也意味着北京大约十来个人里有一个人使用快手。

      宿华曾经看过一篇论文,里面用了一个词「拟境」,论文大意是人对世界的理解,是自己看到的那一部分和现实构成的想象空间。「人与人之间对世界的理解和认知,差异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理解的那个世界更真切一点。」宿华说,「每个人的脑子里有一个平行世界。」

      宿华出生在湘西山沟里的村庄,村子里的人都是同一个姓「宿」。后来,宿华随着父母到镇上生活,又到北京读大学,到谷歌工作派驻硅谷。「这个世界就是多样的,有硅谷这样的高科技从业者,也有乡下种田的大妈。有打扮新潮的,也有穿着朴实的。」

      快手希望营造一个真实记录生活状态的氛围:不是必须修饰过自己的生活,才能拍成视频上传快手。「你是生活在地球上,我们只是帮你记录一下。在微信朋友圈很多人活在美化的滤镜里。」宿华说,「朋友圈必须秀完美的生活,哪里来的完美?这样压力太大了,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

      但是,在产品和运营上克制的快手,随着用户量迅猛增长,也面临着各种各样运营上的问题,他们不得不越来越多地走到前台。现在打开快手首页,第一行就是快手发布的「关于谴责恶性炒作行为声明」。

      2016年10月31日,一位叫「杰哥」的男子在快手直播中给四川凉山贫困山区的老人小孩发钱,直播结束,他又把钱收了回去。这段快手上的「伪慈善」事件持续发酵,引发了人们对快手平台的质疑。

      因为骗子团队内讧,这件事才被爆出来。知道此事后,快手立即报警找当地警察解决。查实之后,那些骗钱账号永久封禁,涉及到的欠款也退还给打赏的用户。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快手一度将所有分享凉山公益活动的账号都封禁了。公司内部也产生巨大的争议,到底做公益活动是否允许记录、分享。

      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就有人从四川找到了快手北京的总部。他们拿了公益执照的公章来给宿华他们看。这个公益机构有三百多个残疾人,这样的处理方法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因为出了这个事,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真正在做好事的人都跟着在受罪。」宿华说。

      「有些人觉得是快手组织的,这哪里能是我们做的?」用户体量大了之后,很多网友将快手用户行为归结于快手,「这里面有很多误解。我过去没有出来说话,所以大家都在猜测。」

      关键词三:平衡

      克制、希望维系自由自在氛围的快手,也面临着商业化的压力。

      每一年,快手都会遭遇强劲的玩家进场。2013年,微视入局。2014年,美图秀秀入局。2015年小咖秀入局。2016年11月,一下科技(旗下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宣布完成E轮5亿美元融资。截至目前,快手融资总额超2亿美元,在进行下一轮融资。行业的竞争在加剧,对于快手,每个月几千万的宽带费支出,让宿华也面临压力,快手的商业化也被提上日程。

      同样推出了短视频上传、分享,以及直播功能的今日头条在商业化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投资人说:「头条挣钱多好,你们怎么不赚钱呢?」

      2016年,快手除了小范围地实验信息流广告以外,也推出了直播功能。「我是CEO,CEO就是必须平衡,要平衡不同人的诉求。」

      除了「克制」,「平衡」也是一个宿华反复使用的词。

      1992年,宿华父亲辞去小镇上的公务员工作,开始做农业机械的生意,家庭条件在小镇上算不错的宿华1998年就成为镇上第一个有电脑的小孩。宿华中学时候的业余爱好就是写代码。

      十年前,宿华能够关上门写一整天代码,什么事都不管,写代码让他有充分的掌控感。但是,现在不行了,他已经半年没写代码,想起就「浑身发痒」。作为CEO的宿华认为,原本追求极致的自己现在的最大变化就是能够容忍缺陷,懂得平衡。

      之前产品出现问题,宿华会急得不行,恨不得一小时以后就把它修复。「现在能接受花一个小时讨论,花三个小时去写代码,花一天去测试,再过一天把它修复了。因为你修错一次可能带来更大的故障,所以反而是说更加需要冷静一些。」宿华说。

      「在我的人生观里面,钱其实是一个很次要的东西。小时候肉都吃不上,现在顿顿有肉吃。小时候过年才能嗑一斤瓜子,现在我每一个星期都可以嗑一斤瓜子,我高兴坏了。」

      对于宿华来说,赚钱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但赚钱后可以让用户体验更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他之前就有商业化的经验,曾在百度广告系统凤巢负责系统架构,他的第一次创业就是做视频广告系统。

      快手商业化的第一步尝试就是上线了直播功能。「我们都是普通人直播,我们没有主播,我们不签约主播,也不签约经济公司。」宿华说。宿华认为明星、网红,他们已经拿了很多的社会资源了,有很多的聚光灯打到他们身上了。反而是身边的普通人没有一个很好的平台,能够承载他们的生活的回忆。

      关键词四:孤独

      离开清华大学之后,宿华加入谷歌做搜索和推荐,他学到了一点,「对技术的理解和尊重」。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在大家都愿意呆在温暖的地方保护自己的时候,宿华选择离开谷歌创业,做视频广告系统。宿华说:「人生就是一百年的创业,一百年后都是黄土。这不是哲学问题,这是事实。」这是他第一次创业,很快关门了。反思自己功力不够,希望了解怎样才能做成的宿华加入百度,从2009年底一直呆到2011年4月,是百度凤巢系统的核心工程师之一。

      离开百度之后,他做为联合创始人之一,做移动搜索和推荐引擎,后卖给阿里巴巴。2013年,宿华又开始第三次创业,这位表面沉稳、内心狂野的工程师「不想再在任何一家大公司做了。」

      此后,众所周知,他和程一笑一块做出了快手。

      为什么需要视频社交?宿华觉得「照片太安静了,大家都爱热闹。快手帮忙大家解决孤独感。」

      在长达四个小时的交流里,宿华屡次提到「孤独」、「悲伤」以及「死亡」。

      「人的本质都是孤独的。」宿华说,他又想了想,「这是叔本华说的么?」

      秋风骤起,银杏树泛黄的叶子纷纷落下,走在清华校园里的宿华觉得那画面很感动。「你想把它记下来的。你发现人生当中有很多东西想记下来的,不管是不是美好,也许是悲伤的事。」宿华说。

      这个理工科出身的创业者,他喜欢科幻小说,喜欢人文。

      他会思考:「人类的终极意义,我想不清楚。人类会不会是新一代的猴子?猴子不知道人类这么厉害,人类可能也不知道下一个物种有多厉害。你想了之后会很悲伤。」

      普通人也想让自己的一生留下记录,让自己的后代看到。「新经济100人」创始人李志刚的父亲十年前来北京的时候,那时候他正好六十岁,说:「我写了一本回忆录,儿子你帮我改改,将来我可能就留下一点东西给你们,像家产一样。」讲述这个细节的时候,宿华突然静默了,抽出一张纸巾,摘下眼镜,擦了擦眼角。

      「大多数个体就这么消失了。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人类,可能有千亿量级,真正能记得住的有几个?有名的人会被盗墓者扒;现在的人死后都烧成灰,骨头都没有了。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在这个话题面前,我们做的都是小事。」

      宿华小时候就对死亡有恐惧感,可能来自生活里、影视剧里看到的生老病死。「我很早就认知到每个人的终点在哪里。我在意的是,人生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创造自己认可的价值,不担心挣不到钱。」

      「反正人都要死,年轻时候干一点有意思的、不一样的事情。」

      他希望「地球上每一个个体,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记录在快手里。这些都是可视化的回忆,将整个世界的影像,存在快手上。」

      「新经济100人」问宿华,你能做到吗?他说:

      「能啊,给我十年。」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责任编辑: CIT01]
    分享到微信

    最新

    微软笔记本电脑Surface Book 2预订新增17个市场

    1月17日消息,微软刚刚宣布,该公司新版15英寸的Surface Book 2笔记本电脑现已在17个新市场接受预订,包括英国和加拿大等市场在内。

    新闻

    苹果因“降速门”面临30起集体诉讼 被指控侵犯“动产

    据科技博客9to5mac北京时间1月11日报道,苹果公司因为iPhone“降速门”面临的集体诉讼数量已经从几周前的15起增加了一倍至30起。

    互联网+

    无人零售无差别服务 移动支付成核心元素

    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无人零售无疑是国内零售市场的风口,越来越多的入局者让无人零售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

    融合

    2018五大技术趋势:数据无处不在 AI主宰生活

    1月17日消息,据福布斯杂志报道,科技给我们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2018年,我们将看到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AI)医生和送货无人机。与许多人的想法相反,你不需要成为软件工程师或计算机科学家就能成为数字革命的领导者。更重要的是,以创新方式将现有企业问题与技术解决方案相匹配的能力。

    创投

    美国共享单车平台Jump Bikes融资1000万美元

    据外媒报道,美国共享单车平台Jump Bikes周二宣布,完成1000万美元的融资,进一步扩大无桩共享电单车服务。Jump Bikes此前曾名为Social Bicy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