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产经频道 > 业界新闻

    上市445天,蛋壳百亿市值灰飞烟灭

    2021年04月08日 18:53:19   来源: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积重难返,蛋壳公寓(NYSE:DNK,下称“蛋壳”)终究走到退市这一步。

    1.jpg

      4月6日,纽交所宣布暂停蛋壳交易,启动除牌程序。早在3月15日,纽交所便已经暂停了蛋壳的ADS交易。按当日每股2.37美元的收盘价计算,蛋壳的市值仅剩4.33亿美元,较最高时的27亿美元跌去8成

      “2020年蛋壳经营波动很大,尤其是内部管理层出现了很多扯皮现象。这说明企业经营理念有很多分歧,同时也遇到了经营阻力。更为关键的是,类似问题已严重影响蛋壳后续业务的发展,使其经营基本停滞。”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此类停滞时间较长,且复苏空间不大,故出现被摘牌的情况。

      上市高光转瞬即逝,逗留资本市场的445天时间里,伴随蛋壳的,是跑路、爆雷、高管离职、租客及房东大规模维权等风波。

      从炙手可热的风口到“雷”声不断,长租行业已然变天。作为曾经的头部上市企业,蛋壳的这一遭,更将行业推至风口浪尖。而今落魄收场,蛋壳留给用户和投资者的,仍是一地鸡毛。

      蛋壳停摆

      蛋壳还在吗?

      早在2020初疫情期间,蛋壳便陷入“免租风波”。去年6月,蛋壳创始人兼CEO高靖被有关部门调查后,危机进一步发酵;10月份开始,蛋壳先后传出财务跑路、破产倒闭等传闻,引发众多合作方、房东、租客等大规模维权,危机彻底爆发。

      蛋壳多个城市的办公人员也是人去楼空,大量资金不知所踪。随后不断传出蛋壳将被接盘的消息,多地政府部门开始介入协调。

      但转机并未出现,房源下架、高管弃船、关联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等,蛋壳的运营几乎停止

      2020年12月,多家媒体曝出蛋壳公寓App房源信息已尽数下架,包括北京、上海、深圳、等13个城市均无房源信息。蛋壳公寓App首页仅显示业主自助解约、租客自主解约、自助解约说明等功能。

      高管团队分崩离析。去年供应商讨债最激烈的时候,蛋壳COO顾国栋离职。今年1月4日,据“资本邦”消息,蛋壳首席财务官CFO张政已于2020年12月29日离职;另一高管孟磊,蛋壳原CEO高靖的助理兼投融资部负责人、蛋壳事件专办组代表之一,也于近期离职。

      目前,关于蛋壳的相关司法和经营风险数据已惨不忍睹,且在持续增加。

      据天眼查,截至今日,与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蛋壳母公司)相关的,包括存在企业失信、经营异常等在内的风险提示超700项,仅法律诉讼就有202起,被诉讼原因包括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财产损害纠纷、劳动争议纠纷等。

      2020年11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就此前三家公司(上海万芙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欣晴办公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和人北京科海嘉业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提出申请执行紫梧桐买卖合同纠纷案予以定案。但是,紫梧桐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故将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高靖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据“每日经济新闻”援引蛋壳前工作人员报道,“目前整个蛋壳公寓也就三四十人了,留着善后,其他人早都走完了”。

      被遗忘的租客

      蛋壳停摆了,但余波仍在。

      此前,因资金链断裂,蛋壳的租金贷问题越发严峻。据蛋壳公司招股书,自2017年来,租金贷的使用人数就达到6成以上。危机爆发后,大量租客面临退租后仍要还贷的局面,与蛋壳进行租金贷合作微众银行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在有关部门协调下,微众银行于2020年12月4日宣布,针对蛋壳租金贷客户,将退租后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的预付租金,用于抵偿客户在银行的贷款,然后微众银行结清该笔贷款。

      去年12月28日,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公开表示,蛋壳事件爆发前尚处于贷款中的客户约16万,截至12月27日,已有13.61万人结清租金贷,已结清贷款金额13.14亿元,结清金额比例86%

      租金贷的问题得以缓解,但仍有很多租客面临押金、预付资金未退的问题。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仅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量已经高达36132件,且大部分纠纷处于投诉网站已回复但仍然未被解决的状态,投诉内容多是租客退租后蛋壳未返回剩余租金及押金、蛋壳APP无法提现剩余款项。

      “现在年付租户,没什么消息了吧,感觉要彻底没戏了。”在蛋壳的一个维权群里,一位南京租户发问,蛋壳还欠着她1.4万元。群聊里有来自上海、北京,有相同遭遇的蛋壳租户回应,“没有消息了”、“坑的都是租户”。

      部分租客选择走法律途径,但过程不尽然顺利。有的陷入漫长等待,有的胜诉却也未能追回款项……与紫梧桐相关的法律诉讼中,便有不少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3月29日发布的蛋壳租客赵宏文与紫梧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紫梧桐经法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但在法院与紫梧桐进行的庭前谈话中,紫梧桐表示,承认赵宏文所主张的事实,认可应当返还赵宏文剩余租金8485元、押金1810元,并愿意支付违约金1810元。“但是因紫梧桐公司经营困难,目前无法给付上述款项。”

      而今蛋壳运营几近停滞,租客的损失或成定局。

      徒留唏嘘

      曾经的蛋壳,作为“素人创业”的明星项目,背后的资本阵容豪华无比。也正因有资本撑腰,蛋壳才得以激进扩张,规模曾跃居行业第二,直至赴美IPO。

      而今以退市收场,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真金白银的投入将随着蛋壳的摘牌将面临“打水漂”,而机构投资者目前的状态是只能是“认栽”

      2015年成立至今,蛋壳公寓共完成8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54亿元,投资方包括愉悦资本、Tiger Global Management、蚂蚁金服、春华资本、CMC资本、高榕资本等头部机构。

      据去年6月蛋壳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蛋壳联合创始人、公司CEO高靖持股为13.5%,董事长沈博阳持股为6%,公司首席运营官崔岩持股为1.6%。

      众多明星投资机构中,老虎环球基金持股为19.9%、愉悦资本持股为15.6%、KIT Cube Limited持股为9.9%、CMC持股为8.9%、蚂蚁金服持股为8.6%、Primavera Entities持股6.5%、Napa Time Holdings Inc.持股5.8%。

      老虎环球基金是蛋壳的第一大投资机构。据媒体披露的数据,老虎环球基金多次投资蛋壳,总投资额3亿多美元。而按目前的收盘价,其持有的股票总价值仅0.86亿美元。

      实际上,蛋壳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一直平平。上市首日股价虽未破发,但也未见涨,后小幅上涨至13.9美元/股后,便进入下滑通道,最低跌至去年11月初的1.27美元/股。当下,蛋壳的股价停在2.37美元/股,较发行价13.5美元已跌去82.44%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曾向媒体透露,蛋壳危机发酵后,有关部门也在帮助协调,包括我爱我家以及蛋壳的原始投资机构等,都希望能将蛋壳盘活,“但蛋壳高额的资金缺口以及难以为继的商业模式,让众多机构退却了。”

      “被摘牌后,蛋壳失去了资本市场的倚靠,被盘活的难度增加。”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陈霄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未来或将被协调至由其他公寓运营商,以相应的前提条件为基础代为接管。

      蛋壳的落幕再次给行业敲响警钟。陈霄指出,野蛮扩张的模式已不适应当前的市场环境,未来长租公寓机构必将走向精细化运营,对运营能力的要求更高,服务水平和产品设计等都面临创新和提高,行业将向着更加精细化、规范化的方向发展。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推荐

    正视亏损,美团为何执着零售

    随着美团迈入千亿营收规模,打开下一个十年,美团的无限战争也该来到下一个战场。

    新闻

    机器人创造恐惧,人类会丢掉地球主导权吗?

    在一些电影以及模拟的视频中,我们常常能看到“机器人举着机关枪或者火箭筒向人类开火”的镜头,但在现实世界,这些都尚未发生。

    互联网+

    企业纷纷盯上“成套智慧家电”,这会是一片新蓝海吗

    而这样的最终走向,也将给家电企业带来更大的协同挑战,是从理念到技术到产品到服务的“综合素质”考验,这是比过去单品时代更严峻的挑战,当然,也意味着全新的竞争机会。

    融合

    前方到站,虚拟现实

    如果说人类正面临着多种未来的可能,那么在一个共同的想象里,VR和AR必然是建构起未来的钢筋水泥。而想要催生出范式转移下的新兴市场业态,技术永远要走在厚积薄发的道路上。

    创投

    又一巨无霸奔赴IPO:两位大学室友合伙,做出2000亿估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6日,全球民宿短租公寓预订平台Airbnb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招股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