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产经频道 > 业界新闻

    ofo有了新结局

    2021年11月25日 14:14:19   来源: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拉好友,退押金。”ofo又一次因为退押金的“特别操作”上了热搜。

      近日有网友发现,共享单车ofo在App中推出了一个“拉好友帮你退押”的功能:“好友越多,退押越快,上不封顶”。此外还有更多奖励任务,“好友下单奖励”、“充值10元立即退押2.5元”... ...

      随即引来一片争议,其背后初衷引人关注。“破易通”创始人周宇向铅笔道表示,这可能是ofo挽救自身企业困境的一个手段和尝试,通过以小博大的方式,退押金的同时引导用户充值+消费。

      但这对于改善ofo的困境有多大帮助?收益与风险并存。周宇表示,ofo原本是共享出行公司,做电商其实是不务主业,有可能加速口碑的崩塌。另据相关律师向铅笔道表示,此举有法律风险。

      然而,一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ofo自困境至今已有3年多,为何迟迟不破产?截至今年11月24日,ofo主体东峡大通已335余次列被为被执行人,业务扭转概率已经很小。

      周宇表示,ofo的终局可能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破产。之所以目前还没发生,是因为破产的复杂性。

      “破产难很大程度上在于用户体量大、债权申报量大、可操作性差,相应地社会影响也会很恶劣。另外有一块难以启齿的遮羞布:资金是否存在被挪用的问题?如果有,谁来提出控诉?”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有权威信源的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返现骚操作”由来已久

      一波特殊操作后,ofo近期因退押金上了一次热搜。

      近日有网友发现,共享单车ofo在App中推出了一个“拉好友 帮你退押”的功能,宣传语中称“好友越多,退押越快,上不封顶”。此外,还有“好友下单奖励”、“充值10元立即退押2.5元”等奖励任务。

      任意点开一个任务,可以看到介绍,“好友接受你的邀请后,你们将组队成功,活动期间内TA通过ofo返钱跳转到第三方平台购物,你们都将获得平台奖励的购物提成,奖励会自动计入您的账号中。”

      随后立马引起了用户不满,部分网友表示:“这家公司已经没有底线了,还欠我199块,现在坑钱就算了,还让我们坑自己朋友。”“充值10元退押2.5元,然后你又多欠了我7.5元。”还有网友直接喊话建议,“戴威赶快去直播带货还钱吧!”

      央视网对此评论称,“欠钱的才是大爷。”

      对于此番退押金活动,智慧破产办案一体化服务平台“破易通”创始人周宇对铅笔道解释道:“我觉得这个可能是ofo在挽救自身企业困境的一个手段和尝试。用一个以小博大的杠杆,充10块钱,退2块5的押金但实际上用户又贡献了7块5毛钱,然后这7块5毛钱可能又会带动平台上的电商消费。”

      在他看来,这种操作方式,在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些场景很常见。“比如健身房报班,买30节课,单节课成本是300块钱,买50节课,单节课280块钱。通过这种方式让你看起来在摊薄自己的成本,但实际上继续投入付出的直接成本会更多。”

      但与这些企业的商业操作不同的是,按时无条件退押金本来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却被ofo作为完成邀请好友、再充值等任务的“奖励”。

      对于“押金提现”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上海市汇业(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敏贤则对铅笔道进一步解释,从法律上看,ofo使出的这种有条件、有选择的押金退还方式,并未事先约定于消费者与ofo的合同当中,现在提出这种方式对一部分用户有条件的优先退还押金,不仅于法无据,也违背了监管部门的要求,即“退还押金不得设置不公平、不合理的格式条款”,因此毫无疑问是违法的,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

      “从道德上看,ofo几乎是使出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经营策略,势必要受到广大消费者的谴责。”刘敏贤表示。

      受到争议后,ofo似乎是才意识到了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

      11月22日11时许,铅笔道打开ofo相关页面时发现,“拉好友,帮你退押”的广告已不见。此前页面中的“帮你退押”已变成了字体明显不一样的“你拿现金”,并称“邀请好友,奖励现金”。

      23日上午,该活动页面已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电商返利的商品信息流。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App上多个页面和端口频繁显示“系统出现异常”。

      实际上,据搜狐汽车报道,“邀请好友 奖励现金”这一活动在是去年2月ofo转型电商平台的配套活动。在任务规则说明处,写着活动时间为:2019年12月25日-2020月3月25日。只是在这段时间,可能媒体和网友的关注点被新冠疫情吸引,所以ofo变身为电商平台似乎并没有被太多人注意到。

      根据App的版本更新记录显示,也是在一年前ofo App悄悄进行了4.0版本更新。除骑行外,还新增了购物返现金功能。在更新说明中,ofo宣称可以全网返利,购物省钱;无需排队,押金提现。目前,“ofo返钱”App售卖的物品包含食品饮料、家用电器、美妆护肤等,可跳转至京东、唯品会、小鹿商城等不同的电商平台。

      离“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

      虽然ofo推出的“骚操作”不断,但有不少用户反映,今年6月份开始,ofo退押金排队人数排名就一点没有动过,疑似已经停止退款。

      据一位微博网友称,今年10月28日,她的押金退款页面显示当时排到16306539位,到了11月20日,排队人数依然没有更新。按照ofo最低99元的押金和当前排队人数来计算,仅押金方面,ofo目前至少欠下了消费者16亿债务。

      此前曾有媒体估算,以之前每天不到百人的退押金速度估算,ofo至少需要500年才能还清所有押金负债,现在来看,还清押金更是遥遥无期。对于创始人戴威本人,如今也已经被限制消费。

      作为共享单车行业的探路者,ofo已经沉默已久。在北京甚至很少人知道这家公司现在在哪里办公。在工商登记中,公司注册显示的地址仍然是在暴雷之前的中关村理想大厦。2019年9月,公司也因登记住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

      如今的ofo App已变成一个返利网购网站,图标变成“ofo返钱”,App名称也已变为“ofo共享单车-全网返利 购物省钱”,但整个App已经没有任何和共享单车主业有关的痕迹。

      其实在转型成电商平台前,ofo已经尝试过多种方式来自救。2018年8月,ofo在App内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视听风暴”;2018年11月23日,ofo推出99元押金换PPmoney理财产品活动;2019年3月时,ofo上线了折扣商城。所有还没有退押金的用户都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

      ofo宣称,用户用这些金币,就可以以一定的折扣价格在商城里买东西。与此同时,升级后的用户还可以永久性免押金骑车。只是对于当时的ofo而言,运营维护已经停摆,大街上已经鲜少有可以正常使用的车辆。

      对于这一系列转型动作,买账的人并不多。购物平台上线后,等着退押金的老用户们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够退回押金,并无购物欲望。

      尽管如此,ofo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在尝试“创新”。据连线出行报道,ofo关联公司还在探索知识服务软件“值得读”业务。

      在ofo公众号发布的多篇课程推文中,通过扫码导流二维码,就能前往一个名为“值得读的好书”公众号,其账号主体为北京声声不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为“声声不息”)。通过企查查查询,这一主体公司从股权穿透可以看到其同样由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全资控股。

      “但是我觉得这一系列的操作,对于解决整个ofo的危机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因为本身ofo是为了解决出行的最后一公里,是一个共享出行的解决方案,但是现在去搞什么电商,又搞这些东西。不但自己本业已经崩塌了,还会让大家觉得你在用不务正业的方式加速自己口碑的崩塌。”周宇说道。

      如今的ofo在离共享单车的路上越走越远,也在榨干用户价值的路上越走越远。

      “ofo事件一是暴露了社会主体对资金监管存在的不足,二是提醒各位创业者、投资人,资本运作应当合规,否则面临的法律风险可能把企业拖入泥潭。”刘敏贤律师说道。

      终局:终究可能会破产

      自2018年资金链危机以后,ofo屡次传出“破产”传闻,并多次被供应商申请破产重整甚至破产清算。

      至今,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及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状态仍为“存续”状态,企业仍在自主经营。有消息称,ofo目前已无实际办公地点,员工在家进行线上办公。

      企查查显示,截至今年11月24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335余次列被为被执行人,40余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60条终本案件(指对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法院进行暂时终结执行程序并做结案处理,待发现财产后继续恢复执行)中,执行标的总金额达6.16亿元,未履行比例约95.48%。

      对于ofo苦撑着不破产的原因,外界猜测众多。2018年11月的全员大会上,戴威曾表示,“公司被收购、被合并都有可能,但破产重组是不可能的。”但他并未解释不破产的原因。

      路德律师事务所律师游大宇对铅笔道表示:“ofo运营公司破产难很大程度上在于用户体量大、债权申报量大、可操作性差,相应地社会影响也会很恶劣。另外有一块难以启齿的遮羞布:资金是否存在被挪用的问题?如果有,谁来提出控诉?抑或由谁来举证?”

      前述破易通创始人周宇则认为可能有三方面的因素:

      首先,从创业者的共性来看,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败局。“特别是像ofo当年一度这么辉煌,又是在市场竞争这么猛烈的情况下,完全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经济形态,只有一步之遥了,然后突然从云端跌落,这个心理落差我觉得确实是很难去接受。”

      其次,与创始人自身意愿有关。一方面从媒体报道出来的观点看,ofo今天的败局和创始人戴威本身的成长环境和性格是有很大关系的,从小优越环境中长大,他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这件事情。

      第三,从整个大的社会宏观背景来看的话,国内对于破产这件事情的意义和价值还没有普及到创业者的身上。“一般企业经营主体在破产之前可能欠了很多的债,这种债都会有利息不断增加。在破产申请受理的那一刻,所有的债权债务的利息都会停止计息,并且指定了对应的管理人来处理破产事情的时候,企业实际上是可以持续经营的,并不是破产了,企业主体就完蛋了。”

      “ofo最终的结局可能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这个这条道路。而且我其实觉得应该早点进入破产,不管是重整也好,还是清算也好,对于创始团队来说会是一个较好的选择。”周宇认为,进入破产程序后,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可以通过合法程序向法院申请解除失信,可以有机会重新再去做其他的事情,或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把现有的资产价值或者税后价值重新发挥出来。

      此外,在债务方面,进入破产清算之后,法律会通过破产程序来确认债权债务,但是同时也会告诉债权人,ofo的资产不足以抵消债务。“将剩余资产分配完了以后,这个事情就这样了,债权人只有根据实际情况接受法律处理的结果。”

      对创业者而言,什么时候应该放弃?这个问题,对于服务了很多破产项目的周宇也很难回答。“从感性角度,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愿意放弃,因为对很多创业者而言,公司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从理性的角度而言,如果当创业者一旦发现企业已经陷入了一种不可逆的状态或者趋势时,或者债权债务已经在不断增加、累积、滚动,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就应该申请破产,对整个债务危机和企业危机进行一个合法的解决。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推荐

    vivo V23e 5G手机海外官宣:搭载天玑810 44MP前置摄

    11月20日消息,根据外媒 GSMArena 消息,vivo V23e 5G 手机即将在泰国地区发布,官方公布了预热海报。这款手机的 4G 版本于 11 月 9 日发布,搭载 6.44 英寸 AMOLED 屏,配备联发科

    新闻

    大疆重磅新品杀到 海报暗指Mavic 3无人机

    根据此前爆料,大疆Mavic 3无人机就采用了双摄方案,一个是2000万像素24mm的M4/3画幅广角,f2.8光圈,支持5.2K/30P视频拍摄,还有一个1200万像素166mm毫米等效的长焦的镜头,据说支持4倍光变,28倍数字裁切。   

    互联网+

    数字化 家装行业的蝶变之道

    一直以来,家装行业的玩家们都在寻找着流量。传统时代如此,互联网时代同样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真正将家装行业寻找流量的特性发展到了极致。借助互联网的方式,家装玩家们将一切可能的流量全部被收割殆尽。

    融合

    2021年最常用密码公布:“123456”第一 1秒即可破解

    11 月 19 日消息,据 FinancialExpress 报道,密码管理服务商 NordPass 最新发布了 2021 年度最常用密码 200 强名单,和往年一样,“123456”仍是用户最常用的密码。

    创投

    差旅天下2021年三季度利润增长73.71% “技术创新+模

    2021年前三季度,差旅天下(430578)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同比增长126.4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同比增长73.71%。截止三季度末,基本每股收益已达到0.20元/股,同比增长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