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互联网+频道 > 在线出行

    ofo新一轮融资尘埃落定:倒向阿里 滴滴或出局

    2018年03月13日 11:05:18   来源:腾讯《深网》

      今日,ofo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这也意味着,为其数月的ofo、滴滴、阿里三方博弈终于告一段落。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本轮融资过后,阿里系将正式进入ofo董事会。但对于未来三方势力谁会在董事会中取得新的主导权,目前仍难以判断。

      不过,滴滴在控制权上有所让步已成为事实。一个可能的将来是,随着ofo向阿里系逐渐靠拢,滴滴极有可能转变为纯粹的财务投资者。而强势的“外来者”阿里系,最终有可能取代滴滴原来的位置。

      或者,更进一步。

      同床异梦

      2016年9月,ofo获滴滴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这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在接受投资不久后,年轻的ofo团队就开始意识到一些异样。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腾讯《深网》,双方的沟通并不算顺畅,“滴滴的想法一直是将ofo纳入滴滴的战略体系,但ofo方面却希望双方是战略合作关系”。

      相互定位上的反差,随着合作日渐深入,变得愈加凸显。

      至2017年上半年,滴滴已通过多轮融资跻身ofo第一大机构股东,拥有近30%股份和两个董事会席位;但合作伊始透露的滴滴APP中会设置的ofo模块,却拖延数月都未曾落地。

      有内部人士称,这背后围绕用户体系及模块出现后两方各自的发展路线问题,双方出现了分歧。不过,这一说法并未获得双方正面证实。

      需要注意的是,直至去年4月27日,这项功能才开放,这距离2016年9月滴滴入股,已经半年有余;与之对比的是,摩拜早在去年2月就已接入腾讯的微信小程序,并一度成为小程序上的明星应用。

      真正将矛盾置于台面,则是在去年7月滴滴向ofo“派驻”高管后。根据当时的报道,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加入ofo,担任执行总裁,直接向戴威汇报;滴滴市场负责人南山进入ofo负责市场;财务总监Leslie liu分管ofo财务部门。

      由于这批职业经理人直接接管了市场、财务等数个关键部门,令创始团队在内部的地位颇为微妙。一位内部人士曾向腾讯《深网》表示,对于这批职业经理人,戴威本来是欢迎的,“ofo的创始人团队都很年轻,经验老道的职业经理人来补足不是坏事”,但在磨合过程中,一些反客为主的举措,却让原有高管团队大为光火。

      最终,在11月,这批高管均从ofo“被”离职。由于滴滴方面事先并未获知这一情况,戴威的突然决策,令滴滴措手不及。

      这件事也让滴滴终于下决心,对ofo主动出手。

      滴滴绝非毫无准备,在2017年9、10月前后,滴滴就已开始就同摩拜的合并事宜与相关方进行接触。

      然而,一位接近ofo高层的人士则在去年12月底时向腾讯《深网》透露,与滴滴对合并高度积极的态度截然相反,ofo创始团队却迟迟未将与摩拜的合并纳入考虑范围内。

      “他们(戴威等ofo创始团队)的想法可能很简单,只要合并,即便出任联合CEO,也必然会最终出局”,该人士称。

      不巧的是,彼时ofo匮乏的资金链,却使得戴威手中已没有太多斗争筹码。

      一盘死局?

      ofo最近的一次融资,发生在2017年7月。在此之前,每轮融资之间最长3-4个月的间隔,是ofo不断疯狂扩张的底气所在。

      然而与资方微妙的关系,一度令去年7月后,ofo未获任何融资。而在此期间,资金的消耗速度,却并未有所减缓。

      运营成本仍高居不下。一位曾在某家单车企业担任高层的人士曾告诉腾讯《深网》,在如何降低车辆损毁率,降低车辆维修及人员调度成本方面,忙于应对竞争的单车企业,尤其是ofo,并未取得显著成果。

      “原先我们估计,精细化运营与产品细节优化会成为后期单车市场的竞争关键,但事实上,我们都错了”。

      供应链上的支出同样是刚性开支。一家位于天津王庆坨的供应链厂商当时告诉腾讯《深网》,共享单车厂商的账期普遍在有所拉长,拖欠账款的事件更是时有发生。只是碍于合作关系,达成一定协议后,没有把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但来自供应商的催款,对于包括ofo在内的多家共享单车厂商,已经不再陌生。

      不仅如此,原先被戴威视作“并不重要”的补贴,在2017年年中后,成为了整个共享单车界重要的常态。

      “对手的车几乎免费,我们收费,就算我们的车服务再好,也没人骑”,一家中小型单车企业负责人曾向腾讯《深网》坦言。这种恶性竞争不仅拖垮了众多二三线玩家,同时,摩拜ofo自身也几乎丧失了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只花钱,不挣钱,让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商业模型都走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

      资本成了绝对的主角。对于缺乏造血能力的ofo而言,融资跟不上,无疑就意味着死亡;这时,滴滴即便再面目可憎,也是能帮助它活下去的“贵人”-----如果没有新的“贵人”的话。

      当滴滴在积极筹划合并时,在年轻的戴威眼中,ofo的新“贵人”正策马赶来。

      引狼入室?

      阿里的深度介入,让战况终现转机。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阿里系资本蚂蚁金服首次对ofo进行注资。当时在外界看来,ofo应该是有意向阿里系倾斜。然而,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彼时阿里的注资数额并不多,极有可能仅有几千万元人民币的量级,而ofo官方也对投资金额与占股比例闭口不谈。双方首次合作的浅尝辄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戴威立场上的摇摆不定。

      “戴威并不想站队阿里,其目的只是想手上保存一份筹码,向滴滴施压”,该人士表示。

      即便在去年7月的E轮融资中,ofo宣称阿里对其领投,在数额上也没有发生质的飞跃,在持股比例上,也远未威胁到位居第一大机构股东的滴滴。

      腾讯《深网》进一步了解到,当时,阿里系股东并未进入ofo董事会。而根据《财经》此前的报道,滴滴在ofo董事会中拥有两席,但不控股;ofo五名联合创始人均在董事会中。

      可以看出,此前戴威有意引入阿里系资本与第一大机构股东滴滴抗衡,但在控制权的出让上,却并未予以实质性让步。

      这也一度使得阿里方面顾虑重重。如果无法获取ofo的绝对控制权,“滴滴快的合并”的案例极有可能再次上演。

      但这或许正是戴威希望达成的效果。对他而言,这颗种子只要预先埋好,就会多一条生路。

      当滴滴与其矛盾公开化后,戴威终于决定让阿里进入,以此抗衡滴滴此前在ofo董事会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不过,当时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这一操作的难点在于,虽然戴威同意阿里进入董事会,但有着高度控制欲的阿里并不满意与滴滴分享这一胜利果实。为此,阿里拿出一份方案,希望对滴滴股份进行回购,同时,再砍掉戴威的一票否决权,提高自身在ofo的控制力。而一票否决权正是此前“赶走”滴滴系高管的杀手锏,让戴威放弃,并不容易。

      战况再次陷入僵局。

      最终博弈

      但当时留给戴威和ofo的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少。

      今年1月,在众多业内人士眼中,ofo正走在弹尽粮绝的路上。而彼时腾讯《深网》了解到,去年12月外界传言的阿里10亿美元融资并不属实,可以确定的是,当时阿里的资金只到账了2亿,仅仅用以解ofo的燃眉之急。

      阿里入局ofo的目的几乎没有悬念:就是为了控制这家共享单车领域唯二的两家巨头公司之一。在去年10月,阿里虽然促成了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并成为其实控人,但相比ofo,这两家公司的体量尚小,若想达成ofo在该领域的野心,短期内几无可能。

      而来自业务层面的数据,却在佐证ofo之于阿里的重要性。根据3月12日ofo的官宣,自ofo实施信用免押金一周年,一年以来已累计免押近3000万人,节省押金超过40亿元;而芝麻信用平台截至2017年底,各个行业累计所免除的押金及对应的用户数也仅仅是400亿与4150万------ofo一家,就占了芝麻信用70%的用户数与10%的免押金总金额数。

      对于大力推进免押金信用社会的蚂蚁金服而言,ofo的战略意义已经十分清晰。因此,即便与ofo、滴滴的谈判一度陷入僵局,阿里系也不希望资金链已陷入崩溃边缘的ofo死掉。

      抵押贷款成为各方愿意接受的折中方案。根据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ofo在2月5日和2月12日以小黄车作为抵押,取得了两笔贷款,两笔合计17.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笔质押中ofo履行债务的期限仅到达今年6月7日。这愈加体现了此次抵押仅为暂时性过渡的性质;或者,另有所图。

      最终,在此次抵押贷款完成仅一个月,这场持续数月的博弈迎来落幕。据介绍,此次融资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这也意味着,此前的抵押贷款有可能被置于本轮融资之中。

      作为ofo当前最有价值的资产,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小黄车早已被抵押给阿里。也许,在执行抵押的那一刻,ofo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责任编辑: CIT03]
    分享到微信

    推荐

    高通服务器部门裁员 主要是设计中心职位

    最近外媒报道,高通公司提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显示,该公司将会进行裁员,主要是数据中心芯片部门(服务器芯片),裁员的人数达到了280人,虽然绝对数量不是很多的,按几乎占据了这个部门的接近半数。

    新闻

    饿了么将启用无人机送外卖 无人机送外卖是否大材小用

    5月29日消息,饿了么对媒体宣布将开辟无人机配送航线,送餐无人机即将在上海投入运营。送餐无人机正式投入使用后,将能够大幅提高送餐销量,用户下单后20分钟就能收到外卖。

    互联网+

    地图日趋成为数字体验新入口:谷歌、Uber激战地图市

    据《连线》北京时间6月13日报道,在旧金山市区打开Uber应用,用户会发现它提供的服务远不止是打车。由于Uber最近收购了Jump Bikes,用户可以租赁自行车;拜Uber最近与创业公司Getaround达成合作关系所赐,用户可以租赁汽车。

    融合

    订购库存和定价都用上了AI 亚马逊很多人离岗了

    6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自动化面前,亚马逊传统的零售团队与新兴的市场团队相比节节败退,因为后者打造的自动化平台能够让任何人根据整个互联网环境对商品进行即时定价、营销并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且不再需要进行人工沟通。

    创投

    华尔街日报:腾讯拟32亿元收购绝地求生开发商蓝洞10

    6月14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知情人士表示,腾讯将收购韩国知名PC游戏开发商蓝洞公司(Bluehole)至多10%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