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创投频道 > 投资事件

    Rokid新一轮融资1亿美金,“百箱大战”后创业公司如何走出黑森林?

    2018年01月18日 11:05:26   来源:中文科技资讯

      人工智能创业公司Rokid于近期完成了新一轮融资,领投方为淡马锡,瑞士信贷、CDIB、IDG跟投。据悉,这次Rokid的融资金额接近1亿美金。

      Rokid成立于2014年,是家在人工智能消费级市场迅速成长的公司。定位是围绕AI人机交互的智能硬件公司,除了早期的智能机器人Alien(外星人)和智能音箱Pebble(月石),在今年1月的CES会展上,Rokid还发布了搭载语音识别和Face ID的AR眼镜。

      “AI to C我们就做两件事:云端的大脑和一切与前端交互相关的技术,比如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AI它对toC这目前为止最大的帮助就是交互,Iot(物联网)的来临也是因为AI,而不是Iot本身。”Rokid创始人Misa告诉记者说。

      几乎和Amazon同期,Rokid开始做语音交互的智能硬件。当Echo发掘出了AI行业首个消费级落地场景智能音箱,中国市场也迅速浮现一批主流玩家,包括Rokid、科大讯飞、天猫精灵、小米、百度、出门问问在内的几家公司都去年发布了智能音箱。

      语音交互的商业化在中国至少有十几年历史,但在2017年才真正迅速爆发。明显的信号是互联网巨头的入场,譬如百度宣布免费开放语音接口,以及双十一天猫精灵以99元的价位迅速把销量扩充到上百万台。甚至沉寂了两年的机器人产业,也重新爆发出一波小热潮。

      不过智能音箱仅是AI to C(消费级市场的AI硬件)市场打开切口的伊始。强资源和技术导向让很多人预期的“百箱大战”并未展开,相反这块市场就很快陷入了价格战。

      在AI交互设备最有想象空间的落地场景智能家居行业,如今成千上万的厂商正沿着一条路径突围:用户需求爆发——家电厂商积极接入——AI平台聚拢大量开发者。

      “AI产品的出现给Iot带来最大的变化是让大家觉得开始有需求了,一旦体验过后入了坑就爬不出来,但这个变化是否足以撬动产业还很难说,只能是个好的开始。”

      几道鸿沟正横在Iot的普及面前。譬如这种新的人机交互对用户而言有一定的学习门槛,如何不把用户“难”跑,对产品设计和体验是很大的挑战。另外一切的前提是你家里先摆着台智能设备。为了让用户“入坑”,Rokid做活动时一度先送出台小米智能台灯,让用户先把Iot玩起来。

      不过最大的问题仍旧在于Iot缺乏统一的平台标准,这让互联互通成了纸上谈兵。

      在早期阶段,无论电商平台、家电厂商、AI平台,都在试图设立自己的Iot协议,抢占话语权。Rokid的做法是保持中立,尽量统一各家标准,而在现阶段这意味着极大的工作量“我们内部的对接各家Iot标准的团队是最累的,经常加班到两三点。”

      在一块需求还未真正唤醒的市场,BAT的黑洞战略已经逼近,AI创业公司在2018年面临着更多挑战。

      Misa的目标是明年Rokid在智能音箱品类的销量超过100万台。“AI to c的大门真正被打开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那时候Rokid只要是站在门口的第一个人就好了。”

      记者跟Rokid创始人Misa聊了聊人工智能在企业级和消费级市场的前景、创业公司在巨头的缝隙中突围的方式以及产业链厂商如今真实的需求,详情如下:

      问:2014年Rokid刚成立就决定做to C的硬件,这跟很多AI创业公司一开始选择的to B、做软件的路径很不同?

      Misa:toB更多的是彼此的这个政府关系、大企业关系,我自己个人性格不适合做toB,只能做toC。To B能提高生产效率,但AI to C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卖点,它可以帮你做决策,比如助手、炒股、看病,但其实这个还早,也可以提升你跟科技产品的交互体验,这是我选择的方向,但你会发现只有软件很难做体验好的产品,一定要做自己的硬件,一个落地载体。我们第一代产品叫Alien,它从设计、理念到名字,各方面就是个新物种,但不是个量产品,因为它对于当时(的市场需求)而言太早了,它的价值就是帮我们测试市场对AI产品的反应,看公司能否从研发到软件,到硬件,到生产,到市场,走完整个的链。从练兵角度看它是非常成功的。

      问:一种观点认为,AI的大规模应用会首先在to B端铺设开,去年下半年几家做计算机视觉领域的AI公司融资都破了记录。

      Misa: 大家这样觉得,因为B有两个优势:第一它不需要走完全栈,因为to B的落地场景和需求非常清晰。第二,B端其实在早期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非常明确的需求,好处是存量市场规模较大,不管是从身份核实到公共安全,手机银行以及城市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计算机视觉现在这么火,它目前主要是to B的应用。但B端的路径比较窄,但是竞争也激烈。只要具备一定的AI和数据处理能力的公司,都有机会来做,我估计没有100家也有几十家做AI视觉的。

      但实际上To B的金矿是浮在面上,toC的金矿是埋在地底下的,是更大的市场,却没有投资人愿意去挖。我愿意去挖,因为摆在面上的金子我抢不到,我们更愿意说扎根在toC做产品。

      问:其实Rokid也有to B的业务。

      Misa:对,我们不是没有toB的产品,其实我们的开放平台是toD,有点像社区。它不会去支持你具体去帮助小米怎么去生产它的手机,只不过我会开放我的技术。

      现在很多公司也号称开放、免费,但并不是真开放,更多是你(开发者)到我的土地来,按照我的规矩办事,我制定游戏规则。我们的做法组织一个社区,搭建舞台,只要你用我们的核心技术去做有好的体验的产品就可以了。

      问:你们的开放平台开发的技术和程度,能供开发者做出什么程度的产品?

      Misa:什么都可以,我们甚至连这个我们的开发板的硬件都开源了,所以你理论上你可以不通过的rokid自己拿开发板去印刷电路,制作自己的产品,完全自己完成。

      问: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为什么开放到这种程度?毕竟很多公司是靠to B的解决方案赚钱的。

      Misa:为什么不开放?其实很多人你看我们总觉得一家创业公司它必须是小家子气。

      问:那么你们靠什么赚钱,卖硬件?

      Misa:现阶段,并没有考虑靠卖硬件赚钱,先把产品跟技术做好。这就是我跟其他公司不一样的,我对自己产品非常有信心。因为平台是慢慢依托一些东西长出来的,很多合作伙伴愿意用我们的平台,就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很炫的产品,认可产品的体验。所以你看回头来看,阿里拥有淘宝变成一个大平台,腾讯因为有QQ微信变成一个大平台,百度因为有搜索变成一个大平台,没有一个平台是突然冒出来和规划性的,一定是依托于一个非常清晰的产品,然后足够好的用户体验跟认可度。所以今天很多大公司希望规划出一个平台,以很低的价格卖产品,体验不好,是长不出平台的。可能在过程中我们看不到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没关系,只要我把自己产品做的足够好,我愿意等到这片土地变得足够肥沃,来长出其他的庄稼的那天。

      问:当时为什么决定离开阿里M工作室,自己单独出来做AI创业?巨头的策略跟创业公司会有哪些差异化?

      Misa:在2014年,大家谈论的都是外卖,投资人见了AI创业都绕着走。尽管在阿里需要新鲜的idea,组建了突击队对打这些东西,对我们容忍度很高,但在大公司里你没法说服每个人,你要把所有环节都理顺才能让这件事做成,当用户、市场、风险都不确定。我没法跟上司说我要你投资1亿美金做这件事,即便阿里愿意我也不忍心,所有我觉得以创业者当身份做更合适。

      而且大公司需要最快铺出各种产品去找到战略缝隙,而不需要一个团队花两年时间才能打磨一款产品面世。创业公司的机会永远是做别人不敢做的10%-20%,而不是盯着大家都能把握的80%-90%。这条路就像在黑森林里行走,每个人都不知道哪个是正确的路,也许会突然走出一片天地。

      问:如何理解你所说的to D的模式?

      Misa: to B是帮助一个具体的工厂生产出满足它要求的产品,比如给TCL生产一台电视,是把你的方案放到我的电视方案里,我来给你造产品。而To D,是有专门的方案公司知道怎么帮电视机厂造出机器。我们没有能力支持电视机品牌去做这些,因为你需要派大量工程师入驻,帮他们作出终端产品,做测试开发,但我们有能力支持to D,让方案商消化我们的技术,我们只输出核心的AI技术,定制化程度最小,让它们帮助家电厂商定制出具体的产品。

      否则像很多to B的公司从设计到方案到支持什么都做,这就成了劳动密集型公司,养一堆工程师在外面做这件事也不是Rokid该做的,那会稀释我们的科技属性和调性。

      问:现在方案商的资源好拿吗?每家方案商愿意调配资源去合作的公司有限,你拿什么吸引它们跟你合作?

      Misa:的确现在方案商资源不好拿,所有到今天为止我们也没有铺开做,原则是找到一个死心塌地愿意跟我们合作冒险的人,把产品做到极致。

      行业已有的玩家有很多优势,比如本身已经建立起关系,有更完整的方案,以及早期投入资源积累了一定优势。所以对于新入场者一定要有独辟蹊径的打法,我们的优势一个是技术优势,另一个是有产品,可以给客户有最直观的感受。贴合它们的需求甚至超越预期,其实AI本身是不能全面超越人类预期的,这点考虑的是产品能力,这恰恰是大部分AI公司不具备的。

      问:据说明年开放平台要扩招很多人,主要用来做什么?

      Misa:主要就是帮助帮助这些方案商,你可以理解为培训他们,让他们具备拿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去服务更多客户的人,所以我给他招人就做这件事,所以我们更愿意把我们的AI能力给它们,而不是一个强势跟他们抢生意的人,不是去做toB的单子,这才是长久的做法。我们不一定要做什么都必须跑在最前面的公司,只要研发和产品理念激进,其实我们在商业模式上非常保守,包括我们甚至做地推和店面,我们会找出最好的模式去推荐,这点上Rokid是家非常矛盾的公司。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文科技资讯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news.com.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责任编辑: CIT02]
    分享到微信

    推荐

    无人驾驶研发太烧钱 传Uber想拆分业务单独融资

    10月18日消息,据《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网约车巨头Uber正考虑出售其成本高昂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的少数股权,试图筹资以应对首次公开募股(IPO)前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

    新闻

    安卓改变在欧盟政策:预装部分谷歌应用开始收费

    10月17日消息,据CNBC报道,因为安卓垄断问题,今年7月份欧盟对谷歌罚款50亿美元。为了回应制裁,谷歌宣布将改变其在安卓手机上捆绑应用的销售方式,并向希望在欧盟预装Gmail、地图和YouTube等谷歌应用的手机制造商收取授权费。此外,谷歌还将取消对手机制造商销售修改版或“分叉版”安卓手机操作系统的限制。   

    互联网+

    无人驾驶研发太烧钱 传Uber想拆分业务单独融资

    10月18日消息,据《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网约车巨头Uber正考虑出售其成本高昂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的少数股权,试图筹资以应对首次公开募股(IPO)前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

    融合

    MIT投资10亿美元开设AI学院:推进AI在各学科应用

    10月16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一,麻省理工学院宣布投资10亿美元开设一所新的人工智能学院,其根据主要捐赠者的名字被命名为苏世民计算学院,主要目标是推进人工智能在各个学科领域的广泛应用。据悉,该学院将于明年秋季开学,设立了50个新的教职岗位和更多奖学金。

    创投

    百货巨头塔吉特推出面向80后创业者的孵化器

    从PC时代到移动时代,Arm凭借对ASIC架构的深耕占据了全球90%以上的市场,成为人工智能芯片市场中最被忌惮的巨头之一。最近,Arm推出了一个名叫Neoverse的处理器家族,将为每一项互联网基础设施(服务器、网关、5G基站、边缘计算平台等)提供运营制成,变相渗入未来人工智能终端市场,大有对标Intel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