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云计算频道 > 公有云

    云计算不相信小厂

    2022年03月23日 09:00:06   来源:巨潮WAVE

      来自 Canalys 的数据显示,2021 年中国大陆云计算增长势头强劲,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规模增长 45%,总计达到 274 亿美元。且未来 5 年仍将保持 25% 的年复合增速。

      正常来说,在一个快速成长的行业里,头部玩家和腰部、尾部玩家应该雨露均沾、共享行业红利。甚至中小企业往往比大企业更灵活、更加具有弹性和爆发力,但在公有云赛道上却并非如此。

      从已上市企业的股价表现来看,在整个行业发展蒸蒸日上的同时,中小云厂商却已经是一片哀鸿遍野。

      优刻得 2020 年 1 月上市首日开盘价达到 72 元,较发行价 33.23 元大涨 116.67%,当前的股价仅剩 19.29 元 / 股;另一家科创板上市的云厂商青云科技发行价格为 63.7 元 / 股,上市后很快就跌破了发行价,当前股价仅有 43.46 元 / 股。且两家企业均在近期宣布了股东减持的计划。

      美股上市的金山云股价最高峰曾达到 74 美元 / 股,现在股价为 6.34 美金 / 股,仅剩不到 1/10。据媒体财联社报道,金山云在去年年底开启了一轮裁员,涉及到市场、法务、医疗、数字健康、智慧交通等多个部门。

      能达到上市体量的企业,大都具备了相当的规模体量和行业竞争力。但这些实力玩家为何在云计算行业一片欣欣向荣时陷入困顿?

      究其原因,巨潮看到云计算行业如今已经卷得相当严重——大大小小的玩家忍受亏损 " 烧钱换市场 ",价格战无休无止。在巨头的价格战、资源战和生态战中,中小云服务厂商受到挤压、市场空间愈发逼仄,只能辗转腾挪,另寻出路。

      无休止的降价

      亏损已经是 IaaS 赛道内玩家的常态。

      由于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产品难以形成差异化,价格成为客户选择厂商的主要考虑因素。为占领市场、压制对手,在云计算为数不长的发展历史上,降价已经成为云厂商的常规操作。

      全球行业老大亚马逊 AWS 在过去多年间降价近百次,其 CFO 曾在 2016 年公开表示 " 降价是我们的核心策略,我们认为降价是件很平常的事 "。

      同样的做法也延续到了国内。光大证券的研报指出,国内行业老大阿里云在 2014-2020 年每年都有降价举措,其中 2016 年更是进行过 18 轮降价。2016、2017 年国内甚至出现过中国移动一元中标温州政务云平台项目、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厦门政务云项目的事件。

      面对持续不断的价格战,为了争夺市场和客户的独立云厂商普遍不得不选择跟随,但随之而来的代价也十分惨痛。

      以优刻得为例,招股书显示,其五款核心产品机柜托管、UNet(按带宽计费)、U ( D ) DB 数据库、云分发(按带宽计费),2020 年相比 2018 年平均单价的年均复合变动率分别为 -19.63%、-3.80%、-18.85%、-2.15%、-25.67%。受此影响,优刻得的毛利率不断下滑,从 2018 年的接近 40% 下滑至不到 5%,亏损金额也逐年扩大。

      同样,由于跟随行业价格战步伐,金山云和青云科技近年来也面临着持续亏损的局面。可以说,亏损已经是 IaaS 赛道内玩家的常态。

      即使对于巨头玩家来说也是如此。大规模的重资产投入和价格战,拉低了巨头们的盈利能力。财报显示,2021 年亚马逊 AWS 和微软智能云的毛利率分别在 60% 和 70% 左右,而国内的云厂商普遍只有 30% 左右,和国际一线云厂商相差 30%-40%。

      然而,跟进价格战的结果也没有太好。独立云厂商仍然面临市场份额被侵蚀、挤压的局面,市场地位逐渐边缘化。

      根据 IDC 报告,金山云曾长期位列国内公有云市场前三,但在 2019 年后让位于华为云,成为前五之外的 "others";同样的,优刻得在 2017 年曾位居国内公有云 IaaS 市场市占率第五位,2018 年也落后进入了 "others" 之列。自此之后,两家企业再没回到前五的行列。

      当然,如果换个角度看,金山云、优刻得和青云科技能够顺利上市,获得二级市场支持,已经称得上是幸运儿。因为自 2018 年新一轮价格战开打后,中小云服务厂商已经很难再从一级市场募资,窗口期已然关闭了。

      不对等的竞争

      不仅是价格战,还是资源战和生态战。

      作为一项基础设施,IaaS 云服务属于重资产运营模式,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其本质是服务器资源的租赁,卖算力、卖存储,因而边际成本较低,规模优势较强。

      这种商业模式天然地适合 " 财大气粗 " 的巨头玩家,一方面是服务器等硬件设备的购置以及 IDC 租赁、建设等采购规模大,平摊成本更低;另一方面资金实力越强,越能够承担亏损从而以降价的方式占领市场。

      尤其是在消费互联网红利见顶的背景下,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在 to B 领域发力,阿里云、腾讯云每年都在数据中心和云计算上大量投入。而另一边华为在手机业务受阻之后,也将发展重心转向了云计算。

      2020 年 4 月,阿里云宣布未来 3 年将投入 2000 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核心技术研发和数据中心建设;腾讯于 5 月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 5000 亿元,在全国新建多个百万级服务器规模的大型数据中心;百度则宣布十年内将服务器规模扩展到 500 万台,相当于投入约 3000 亿元。

      在愈演愈烈的军备竞赛当中,中小云服务玩家显得渺小无力。以优刻得为例,去年通过定增募资近 20 亿元,用于青浦数据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已经是难得的大动作了,但与互联网巨头在云计算上的投入规模相比,几乎不值一提。

      面对这种不对等的竞争,起初中小云服务玩家仍然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凭借在特定行业的深耕,建立了技术优势,因而获得了一些垂直客户的欢迎。此外,由于国内企业数字化水平偏低,它们普遍承接一些定制化项目,提供线下的解决方案,这些碎片化的需求以前是大厂所看不上的。

      但很快,随着互联网大厂将 to B 作为重要战略,阿里云、腾讯云等头部玩家开始大量投入人力财力、迅速切入到各行各业,甚至比中小玩家还要下沉和琐碎。

      从音视频、游戏到电商,从智慧城市到智能交通,从文旅到养殖业,头部玩家不计成本地进入一个又一个细分领域,提供各种定制化、本地化的服务,抢占中小玩家们的一亩三分地。这个过程不仅是价格战,还是资源战和生态战。

      在参与一些大的政企客户的项目时,阿里、腾讯、华为往往并不是单独出售 IaaS 服务,而是提供整套生态方案,例如阿里可以在方案中整合阿里云、支付宝、钉钉、高德等技术、产品、服务和资源,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务。没有生态支持的中小玩家则只能单打独斗。

      随着云计算行业内的价格战不断推进,竞争不断升级,中小云服务厂商面临的市场环境也逐渐恶化,能够辗转腾挪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被丢失的信心

      资本市场对几家云计算中小厂商已经基本失去信心。

      如前文所言,随着互联网大厂将 to B 作为重要战略,阿里云、腾讯云等头部玩家开始大量投入人力财力,抢一些脏活儿、累活儿。中小云服务商此前的一些打法,包括深耕垂直行业、提供定制化服务等已经很难再有奇效。

      财报显示,优刻得 2021 年的营收预告增速为 18.46%,金山云去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增速为 37.52%,青云科技 2021 年的营收下滑了 0.75%,它们的收入增速都没能跑赢行业平均水平。无论是营收、利润还是市场份额,三家企业都没有出色的表现。

      这可能也是资本市场为何对三家企业失去信心的原因。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保持投入和增长的平衡的同时,找寻到成功的破局之路,成了摆在中小云厂商面前最大的挑战。

      有观点认为,混合云、多云部署等市场可以为国内第二梯队的云计算厂商提供成长空间。尤其国内的政府和大型实体企业重视数据资产的安全,普遍对混合云甚至私有云更感兴趣。

      不过混合云、多云部署的蛋糕,中小云计算服务商未必能享受到多少红利。有业内人士告诉巨潮,企业客户会在多云之间切换,但一般也会倾向于价格最低、搭配资源的头部厂商。玩家一旦退出了云服务商的主流梯队,想要逆转局势很难。

      此外,云越私有,项目实施就越重。虽然客单价高一些,但人力成本也大幅提升,留给云服务商的利润反而更低。许多独立云厂商接这类订单,属于 "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

      以优刻得为例,2020 年其混合元、私有云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仅有 16.8% 和 14.38%,利润率较为微薄;且由于公有云业务仍然占营收的 3/4 左右,因此混合元和私有云业务很难拉动整体营收的增速。

      将云与大数据、AI 相结合,推出综合式产品,也被认为是一条重要的差异化路径,拥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优刻得 2019 年即提出要拓展多元化产品的经营策略。财报显示,优刻得 2019 年已经有了 80 款产品,其产品覆盖的企业用户也已过万。

      不过,这部分业务短时间内仍然很难提升规模。冰鉴科技研究院研究员王诗强告诉巨潮,优刻得目前在多元化产品上的尝试赚的都是辛苦钱,想盈利以及争取较大的市场份额比较困难。

      国内云计算市场本身足够大,客户需求也多种多样,头部企业虽然竞争力强大,也仍然会有部分得以留给行业小厂的空间。只是小厂们能否靠这些夹缝中的需求快速增长、夺回市场,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写在最后

      中小云厂商加速失血之际,行业的竞争态势也在起变化。今年以来,各家巨头企业对云的态度正在降温,从过去不计成本地扶持,正在转变为自负盈亏。这对于中小云厂商来说是个难得的好消息,它意味着在一些定制化项目、行业解决方案上,巨头的扩张步伐将有所收敛,而中小玩家的施展空间得以扩大。

      但云计算厂商们还没到追求利润的阶段,云计算市场的比拼还远未到终局。阿里集团副总裁刘松曾表示,2019 年时云计算企业只承载了全世界所有 IT 投入的 10%,还有 90% 的拓展空间。因此未来 3-5 年(2022-2024 年),云计算厂商的规模导向肯定大于盈利导向。

      在此背景下,规模化的投入和价格战很难停下。云计算厂商当下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并不稳固,可能下一阶段就会被对手侵蚀。中小云厂商的挑战也依然严峻:要在巨头的夹缝中寻找新的发展道路,始终是事关其生死存亡的必答题。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即时

    新闻

    腾讯前三季研发投入454.75亿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务

    11月16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22年Q3财报,腾讯实现营业收入1400.93亿元,非国际会计准则净利润(Non-IFRS)322.54亿元,同比恢复增长,多个主营业务板块收入亦呈现环比企稳迹象。

    企业IT

    今日影像,今日推送!星图地球今日影像正式发布,开

    每一次火箭升空、卫星发射都能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那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每个人都能召唤卫星为自己服务?

    研究

    IDC发布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软硬件市场份额报告

    IDC《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份额,2021》报告显示,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的规模达到6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