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企业IT频道 > 软件即服务

    中国SaaS开启黄金十年,华为云做了什么?

    2022年07月06日 10:23:44   来源:数智前线

      云计算正在给软件行业开启新的行业周期。除了提供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资源,在云上,各行各业的共性技术,正被快速提炼为各种软件即服务(SaaS),被企业直接使用,SaaS软件服务开始扮演关键角色。

      文|石兆 周路平

      编|任晓渔

      11年前,硅谷知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首次提出了“软件吞噬世界”的观点。他认为推动变革的主要力量已经从“原子”转向“比特”,软件是数字世界的基础,有数字世界,就有软件;软件演化,数字世界向前。

      如今,这个论调依然不过时。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下,云计算正在给软件行业开启新的行业周期。除了提供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资源,在云上,各行各业的共性技术,正被快速提炼为各种软件即服务(SaaS),被企业直接使用,SaaS软件服务开始扮演关键角色。

      当然,在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后,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不同行业的企业,面对极为复杂的场景,在选择是否上云和落地的过程中,也有着一连串的顾虑和难处,在路径上存在分歧。

      不过,大势仍是不可改变的。7月4日,华为高级副总裁、华为云CEO张平安在第八届全球深商大会上向与会者分享了三个重要趋势,即云技术将会成为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底座技术;云改变了中国软件的开发和使用的方式,中国的企业应用软件将全面SaaS化;同时,未来优秀的企业,一定是数据驱动的,而上云恰恰解决了数据共享问题。这几个主要趋势需要企业关注和共同推动。

      01

      SaaS迎来黄金十年

      很多人或许没有意识到,云上的SaaS服务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比如在线文档的普及,用户不仅可以在线共同编辑文件,也可以直接分享,而不需要在电脑上安装一个Word。比如HR的SaaS软件,新员工办理入职手续,扫码就能在线完成;离职证明只要在移动端申请,一个带着公章的证明文件就发到邮箱里。

      相比于传统软件,基于云端的SaaS,有着更大的魅力。

      “目前来看,市场上虽然传统软件居多,但SaaS肯定是未来的趋势。”工业软件企业湃睿科技技术总监周海伟说。以传统工业软件为例,它的弊端已经非常明显,比如性能、稳定性、用户体验等,而云原生和SaaS化解决了这些问题。“工业软件都在往云上转型,国外巨头也不例外,西门子和Autodesk都在做”。

      SaaS采用的收取订阅费的商业模式,被认为更加健康。北森CEO纪伟国对数智前线回忆,四五年前,他问传统软件的实施顾问,传统软件和SaaS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对方很坦诚地告诉他,传统软件都在想办法结项签字,后续基本找不到人,这是一锤子买卖。

      反观SaaS,采用的是租售模式,通常是按月或者按年付费,签完合同,合作才刚刚开始,后边还有好多年要一起走。这也推动着SaaS企业必须要持续产生价值和提供服务。

      SaaS模式在华尔街也备受追捧。典型的是微软、设计软件Adobe和工业设计软件Autodesk,这几家企业都是传统软件公司向云和SaaS转型的例子。

      微软过去9年通过云业务进行转型,大胆将自身业务的运营模式,从传统方式转向SaaS化,目前市值已从最低迷的1500亿美元,到现在突破2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大企业。作为工业设计软件龙头,Autodesk在2016年前后开始了激进的转型,停止永久授权,改为每年收取一笔订阅费。Autodesk起初也遭遇了收入下降、利润承压的阵痛,但仅用了3年时间,这家企业的SaaS业务营收占比提升至86%,而股价更是涨了4倍。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SaaS市场已高达770亿美金,预计5年后将超1600亿。相比美国,中国的SaaS发展大约滞后5到10年。

      目前来看,在中国,SaaS发展有着很强的驱动力。伴随企业数字化进入深水区,企业用云已经从单纯提高IT效率到云上创新。一位大型企业资深IT人士告诉数智前线,过去采购云是由企业的IT部门主导的,但现在一般由业务部门直接负责,而后者最关注的是能否快速上一个新业务,这个业务在下一季能带来多少新收入。

      SaaS服务的即开即用,成为业务部门的首选。SaaS也成为企业用云的入口和业务创新抓手。

      而2019年的疫情,也使得线上办公和数字化运营的趋势加速。不仅如此,根据德勤的研究,由于数字化转型在各行业的深化,未来18到24个月当中,很多企业会探索行业云。这也意味着,之前的SaaS服务多是通用型服务,未来一些特定行业的SaaS也会崭露头角。

      湃睿科技周海伟也感知到,SaaS是一些行业软件行换道超车的机会。湃睿科技在华为云上提供了一个工业SaaS服务。“如果你去看国外工业软件企业像达索、西门子在研发上的投入,每年是数亿元,我们根本没法比。但如果部分行业共性技术由华为云来承接,我们专注于自己的know-how,几家绑在一起,就有突破的机会。”而SaaS按需付费,降低了企业采购门槛,技术上也规避掉软件行业头疼的盗版问题。

      但SaaS的发展并非没有质疑。上述大型企业IT资深人士认为,美国的SaaS公司看起来体量很大,但获得成功的Salesforce、Workday都是通用SaaS服务,比如销售管理、人力资源管理,这些场景容易标准化,没有太多定制化或者二次开发的问题。

      和鲸科技CEO范向伟也直言,中国的软件产业所面对的需求,往往太多、太杂,其复杂度超过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其特点就是“既要,又要, 还要”,造成的结果是做成了一锅“夹生饭”。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SaaS市场已高达770亿美金,预计5年后将超1600亿。相比美国,中国的SaaS发展大约滞后5到10年。

      这些问题行业已经意识到。公有云厂商发出“中国SaaS迎来黄金十年”的论断与各大云厂商都在强调重视云生态有关,为SaaS开发提供更多的支撑。

      以华为云为例,他们的做法是将这些行业应用提炼出共性,形成普遍可调用的云服务。华为云也正在做行业aPaaS,给特定行业开发者提供API接口来调用,通过拖、拉、拽和低代码的方式实现,既可以提升软件开发效率,不用重复造轮子,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SaaS企业为客户进行定制化时的工作量。

      公有云厂商们的尝试可能正在成为解决行业发展难题的推手,中国的SaaS行业可能由此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SaaS发展的黄金十年才刚刚开启。”7月4日,华为云CEO张平安在深商大会的讲演中表示,预计未来数年中国将保持30%以上的高增速,中国SaaS发展将迎来黄金十年。

      02

      把造轮子工作交给云平台

      虽然云技术将会是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底座技术,但在现实复杂的业务场景中,企业仍在是否自建数据中心,以及是否要投入人工智能通用技术等问题上,反复权衡。

      这种纠结在云计算发展的十几年里一直存在,但今天,市场可能正在发生新的变化。软件生态的逐步繁盛让行业分工越来越明晰,重复造轮子的行为本身正变得越来越不经济。

      不少中大型企业过去一直执着于自建、维护自己的数据中心,他们的考量点在于数据安全等因素,但他们现在感到门槛越来越高了。

      根据科智咨询发布的《中国IDC行业发展研究报告》, 2021年,中国IDC市场总体规模突破3000亿元,同比增长34.6%,但报告指出,今后2-3年数据中心的驱动主力,将是中国公有云市场。

      企业自建数据中心将不再是主流。在政策层面,一是“双碳”的要求,各地对数据中心提出更苛刻的要求,比如北京规定,根据不同数据中心建设规模,将PUE(数据中心能源效率)准入门槛分别设定为1.3、1.25、1.2和1.15这样的水平。而此前不少企业自建数据中心,PUE动辄就在1.8以上。科智咨询认为,在很多城市,不少数据中心因为能耗问题,将面临关停和改造。

      二是“东数西算”工程的实施,国家在全国布局了8个算力枢纽,引导大型数据中心向枢纽内集聚,进行集约化建设。

      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华为云CEO张平安认为,企业自建数据中心,已经成为低效的投资。相比于云,自建数据中心成本高、能耗高、周期长,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包袱。例如,自建数据中心需要招投标,采购的是通用设备,并非业务最佳选择;每套设备往往使用3到5年就面临更新;同时,自建数据中心效率极低。用了云技术后,这些低效应用就不会再有了。

      由于这些显而易见的因素,上云成为更多企业的选择。“我们是10多年前创业的,当时各大云平台还不成熟,我们选择了自建数据中心。但如果今天创业,我肯定选择上云。”一位国内软件企业创始人告诉数智前线。他也考虑过往云上迁移,但考虑到数据太大,太复杂,权衡了投资回报,目前仍维持现状。

      周海伟告诉数智前线,作为软件供应商,其实没有这么大精力和财力去做基础设施,“关键是做出来,客户不一定认,毕竟公有云服务商经过了大量客户的认证”。

      当然,上云仍然处于一个逐步演进的过程中。“上云还是自建数据中心,现在还是一个需要平衡的杠杆。”一位大型企业IT资深人士对数智前线说,“根据自己的体量和业务阶段权衡。”

      他看到了现实情况的复杂性。公有云具有弹性、易扩容、敏捷、按需付费的特点。如果是创业公司,可以直接上公有云;而像微博这样的互联网大公司,热搜一上来,分分钟就要扩容几千台机器,自建数据中心搞不定,也需要上公有云。

      而在制造业这样的传统行业,真正用云的比例还不足15%。有一大批制造企业还在用老旧的基础设施,工厂中产线上使用的软件,还是用特别老的计算机语言编写的,但跑得相对稳定。相比之下,这些企业一些直接面向消费者的App,成为第一批用云的应用。

      “但无论如何,要看大的趋势,自建数据中心的门槛越来越高。”一位互联网IT资深人士说,“此外,云除了提供像水和电的基础能力外,现在也在一些通用型技术能力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市场的变化还体现在,中国软件行业生态日益繁盛,越来越多的工具及应用的出现,云计算正在扮演着千行百业数字化发展的底座角色,这一现状本身也给生态里的参与者提出了新命题。当技术人人可用时,什么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德勤中国云服务主管合伙人刘俊龙就告诉数智前线,企业要关注通用型技术和独特技术之间的投资取舍。比如,当下很多企业会对一些AI模型和算法投入巨资,并放在自己的数据中心,认为这是自己“最特别的东西”。而数智前线了解到,一名优秀的人工智能工程师动辄年薪百万,要训练一个行业大模型更不是小数目。但这样做,企业可能已经面临危险境地而不知。“因为生态的能力是非常强的,云生态的很多伙伴,可以把一些企业的AI算法、模型提炼和标准化,积累到云厂商的平台上,由云厂商来提供服务。”刘俊龙说。虽然现在这些算法可能还没达到完美的地步,但将来如果这个能力提升上去了,可能企业就要落后了。“其实企业要提前去思考,我怎么去做出特殊的东西。”

      根据德勤的研究,企业中只有5%到10%的独特管理特点和独特业务,真正拉开了企业间竞争的差距。企业应该投资这些独特的地方。

      这反映出的趋势是,从经济适用和市场竞争层面考量,企业、SaaS服务商们和平台的角色正在发生分化,市场本身也正逐步完成分工——平台型企业提供基础设施和通用服务,解决行业里重复造轮子的问题,SaaS企业围绕细分行业和领域做深做精,企业则聚焦于与自身商业模式和业务核心竞争力相关的投入。

      重复造轮子在这个行业里将逐渐成为历史。这种分化本身也会推动中国SaaS产业进入黄金十年。

      03

      数据能成为石油吗?

      当上云不再成为一个问题时,压力给到了云计算厂商一方。企业上云的目标是让数据驱动企业的创新。如何让企业在云上真正创造价值,数据真的能成为驱动企业业务发展的石油吗?

      张平安称,未来优秀的企业,一定是数字化的,并且是数据驱动的企业。

      从事数据工作的麦聪软件市场负责人王忠良告诉数智前线,让数据更高效的留存和共享,是上云1.0的价值,而让这些数据能够对业务产生价值,反向指导战略和具体业务,是上云2.0的目标,“这是它根本性的价值”。

      在数字化时代,数据是石油和生产力。但在现实中,除了少数互联网公司和领先的科技企业,大多数企业在怎么用好石油这件事上遇到诸多难题。

      比如,企业不同部门拥有不同的数据,各部门一般都不愿意拿出自己的数据进行分享。即便是内部需求,数据分享方式也很机械,经常误事。王忠良告诉数智前线,在一些汽车制造企业,他们使用数据的方式还非常机械化,通常是业务发邮件或者通过OA系统提交一份数据需求,然后信息化部门派专人跑出来数据,而结果是数据交到业务部门时,需求已经变了,效率非常低。

      在一些案例里,公有云正在证明自己能够解决这样的数据共享难题。华为云CEO张平安举例说,四年前华为集团整体上云之后,把1400多个业务场景,归纳了3万多个数据治理域,而这些数据治理域,不仅为部门私用,还要拿出来共享,以此构建了华为集团的大数据湖。有了这个大数据湖,部门平常可以用数据来构建部门的决策。在需要多部门协同,以及集团做决策时,他们发现也非常容易,因为同一个数据可以被定义为多种属性,这样的话,一些数据既可以私有,又可以共享,还可以做整体智慧决策。

      不过,一位传统企业IT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他们面临不同部门的数据存储在不同的数据库里,无法统一管理。“几年前,业界提出了中台方案, 但它的门槛非常高,投入成本也大,对于既往的信息化投入,可能要推翻重建,在企业决策机制里面,没有人能担得起责任。”王忠良说,这也意味着数据中台这条解决之路比较漫长。

      此后,业界也提供一些轻量化的过渡型方案,比如数据超市,核心是一个中介平台,它不涉及底层存储,对多个数据源、多种格式的数据进行统一管理。目前,在云上如何共享数据,不同企业在尝试不同路径。

      根据相关报告,70%的企业决策者正在加强自身的数据分析能力。除了数据的内部流通,企业数据的分析需求已经开始跨产业链上下游或者跨行业。比如,去年,由于疫情造成的各种供应,特别是行业经验的短缺,欧洲的28家汽车行业主流企业,组建了一个名为“Catena-X”的平台,这是一个数据共享平台,在相关安全机制的保护下,实现了供应链上下游,甚至一些企业ERP系统的数据共享和分析,拉通了供应需求。

      根据德勤的报告,在今年,业界出现了全新FHE技术(全同态加密技术)。这是一个数据加密技术,预计到2028年,技术本身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37亿美元。未来在各种信息保护加密技术的支撑下,也会改变一些企业之间的壁垒和隔阂,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效率。

      各个云平台也已经推出跨企业的数据交换服务,比如华为云也推出了跨企业的数据交换服务,名为企业数据交换空间 EDS(Enterprise Data Space),明确了21项数据保护的规则。基于这一服务,华为云与伙伴开通了20多个跨企业的数据空间,已实现超过1.1万次有效数据交换,促进了上下游数据的高效共享。

      用好数据,让数据更好地在企业内实现交换、共享和流通,这只是云计算2.0时代公有云厂商们需回应的要点之一。可以想见的是,在企业数字化进入千行百业后,场景更为复杂,需求更加多元,挑战也无处不在。

      但云技术这个底座,让资源和数据能更高效地流动和利用,云的普及,也改变了企业软件的开发和应用。而在这些大势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在摸索前行。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即时

    新闻

    腾讯前三季研发投入454.75亿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务

    11月16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22年Q3财报,腾讯实现营业收入1400.93亿元,非国际会计准则净利润(Non-IFRS)322.54亿元,同比恢复增长,多个主营业务板块收入亦呈现环比企稳迹象。

    研究

    IDC发布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软硬件市场份额报告

    IDC《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份额,2021》报告显示,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的规模达到6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