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数据存储频道 > 数据库频道 > 编程开发

    低代码:ToB「增长王」是如何炼成的

    2022年09月07日 11:07:28   来源:微信公众号:光子星球

      人们向往着从前车马慢的生活,可对于工厂而言,慢节奏如同噩梦。

      2018年以前,生产锂电池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风华新能源,在七个厂区之间传递任何单据,例如采购单或者审批单,要用货车拉,一来一回,让经理签个字就要耗费一个礼拜。

      经理签完名只是消磨耐心的起点,此后光是完成一个采购单可能就要折腾一个月。“首先要找供应商,确定之后供应商经一轮报价比价再折腾一个星期,然后再确定谁送货过来,中间又折腾一个星期,到了对帐环节又继续折腾。”风华新能源信息部主任罗循衡曾亲眼目睹了数字化之前的种种不便。

      2020年疫情爆发,过去的信息传递方式遇阻,好在风华新能源提前开启了数字化转型。和大部分企业数字化进程所面临的门槛一样,风华新能源也面临了人才和技术缺乏的困境,但他们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利器——氚云低代码开发平台。

      “低代码”在过去两年突然迎来爆发式增长,使得数字化能够真正进入到企业的每一个流程、每一块业务、每一位员工。

      这是否预示着低代码将继SaaS平台后,将站上业务数字化的C位?

      01

      低代码风来?

      今年4月,全球权威机构Gartner发布《中国低代码应用平台竞争格局》,对国内低代码厂商作了较为全面的概述,报告认为低代码2025年低代码搭建的应用将达70%。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疫情催化与企业数字化转型加速,国内低代码需求便出现了井喷之势。

      “没干啥数据就涨了”,钉钉开放平台副总经理王铭日前提到,钉钉平台上的低代码应用数量突破200万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截至去年年底,钉钉上的低代码应用数量已经突破了240万。与此同时,今年Q2大部分SaaS厂商续费率没有变化时,低代码产品的销售额和续费率却逆势狂奔。

      氚云是一家面向数字化管理员的开发工具,对上述情况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氚云总经理詹萧注意到,无论能源、建筑、制造、贸易零售等行业龙头,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低代码市场原子级需求被单点打透的特征极为明显。

      所谓原子级需求,即无法进一步被拆分的针对小场景的需求,例如能源企业的报料单,或者物料单等。

      然而在此之前,企业数字化转型中往往会直接上一些大应用,如ERP(企业资源计划)、CRM(客户关系管理)、MES(制造执行系统)。詹萧认为,to B的服务软件有一个规律就是用户愿意为10倍级体验改善的单点场景应用付费,而这为低代码创造了*条件。

      “大应用迟早会被打散。”詹萧举了一些钉钉上的单点*改善的场景,如工资条、费控、考勤,制造业的工单,企业有着较高的付费意愿。

      另一方面,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低代码不仅仅是“下午茶”那么简单,亦非IT业务人员提升效率的工具,而是正逐渐深入企业数字化的场景之中。詹萧提到,过去的低代码只能做一些碎片化的应用,但是如今30%上的千人企业都是用氚云做到了核心的业务系统。

      国内企业对于流程的规则有着非常个性化的需求,单靠某个标准产品无法面面俱到,尤其是BPM(业务流程管理)方面。因此,表单驱动型产品在当下国内市场普及程度更高。

      四川众友数字化负责人唐睿认为,传统数字化工具是将一些大公司的经验整合,做成标准流程和算法,适配性低,不支持中小企业根据自身情况自定义,通常需要单独写代码、收服务费才能解决。而钉钉的低代码则可以由业务人员快速上手,根据自身需求针对性开发解决问题。

      这叫企业主要使用钉钉进行“人的管理”,涉及到的功能包括钉钉群、考勤、钉闪会、门禁系统等功能。

      过去四川众友开会,常常需要组织者逐个通知与会人员,一旦发生变动再次统计十分麻烦。现在公司通过钉闪会,可以一键拉群,通过日历即可查看与会人时间情况,无需询问即可拉起会议邀请。

      在会议前也可通过钉钉文档等制作讨论事项,由各参与人员撰写会议讨论事项,在开会时,也可通过钉闪记自动形成会议纪要,并可设置待办事项,做到开会有结果,让每一项推进事项都可快速落地。

      “好用省钱”是不少企业数字化转型中极为重视的两个核心指标。风华新能源罗循衡的一句话,代表了绝大部分企业对于to B类产品的态度:“我们就是哪个便宜用哪个,不用钱更好,用到一定程度之后给钱也未尝不行。”

      低代码让这家企业自己开发的ERP系统重焕新生,只需花了一点钱买MES系统,7个人在有限的预算下,在钉钉上用氚云开发上线了435个微应用,构建了从研发、生产到供应链以及销售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同样的东西人家是以百万单位来算,我们是以十万单位来算,而且有足够高的自由度,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尤其以低代码延伸出的各类场景模板,就像去餐馆点菜一样,我觉得这个不错就点。”

      02

      低代码“生态圈”雏形初现

      当企业的业务和组织发展成熟之后,整个公司业务运营管理会诞生大量独特性、专属性的需求,外采系统无法满足。于是,一个结合PaaS的能力与SaaS的应用场景结合的低代码路径变成为*解。

      另一方面,尽管低代码技术应用,实现了技术资源从IT部门向业务部门流转,打通企业内信息系统的数字壁垒,开始步入风口,可单靠低代码厂商独自发力很难毕其功于一役。

      “不管是小企业,还是中大型企业,一个单独的公司,一个单独的数字化服务商,很难去完整的去满足他的数字化需求的。”钉钉开放平台的总经理程操红认为,低代码领域最终需要通过开放与生态合作才能解决企业痛点。

      眼下,低代码平台上的模型、数据、应用程序因为种种原因缺乏可移植性,加之获客和增长方面的考量,无代码企业需要同用户基数大的平台合作,而低代码企业则与针对垂直领域的软件开发商合流。

      氚云是*个发现钉钉开放性的厂商,他们激发钉钉不断往操作系统演变,一些原子级应用开始被当作应用嵌入的入口。

      “当时看到国内钉钉跑在前面,我们就义无反顾地决定,把整个云上的客户服务模式,和产品融合的形态,完全基于钉钉去打造,把氚云和钉钉作为一个产品去开放。”詹萧提到,氚云与钉钉合作之后,其客户的员工,甚至不知道这是多个系统的结合,以为是一个系统。

      “云钉一体”是让上述过程“丝滑”的重要因素之一。有趣的是,钉钉的这种开放性进一步传导至产业链上下游。

      2018年,行翼云团队最初将自己定位于一家国产数据中心,由于低代码兴起,企业应用可视化和部分企业要求数据下沉,最终与氚云形成上下游关系慢慢转变为连接器,在钉钉上构筑了一个低代码+连接器的小生态。

      DS Link作为行翼云拳头产品,其CEO蔡敏认为,当下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解决三个“孤岛”问题,分别是信息孤岛、流程孤岛、数据孤岛,需要一个开放、协作的生态才能应对。

      钉钉的组织能力解决了信息孤岛问题,并且,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大客户资源,为氚云这类低代码厂商,DS Link这类连接器提供了*的展示舞台。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7月钉钉月活用户数达到1.91亿。而阿里2022财年四季报显示,其服务的企业组织数超过2100万。

      在ERP里往往存在多级审核,通常而言走完全流程很可能要耽误半个月的问题,低代码平台氚云则解决了流程孤岛的问题。而蔡敏认为DS Link则可以解决数据孤岛的问题,“氚云跟云星空连接,氚云跟SAP连接,业务部门可以5分钟内完成数据流转。”

      今年一季度,钉钉总裁叶军在发布会上就曾将自己定义为PaaS平台,宣称钉钉只做基础能力平台,全面开放底层能力和1300个API接口,同步提出了“低代码革命”。

      开放带来了连锁反应,钉钉能够迅速放大低代码厂商与服务商的价值,而更多低代码领域玩家涌入,使得开放各高频场景提升应用活跃度。如通过宜搭的“酷应用工厂”,企业搭建低代码酷应用数量达2000多个。

      平台+厂商+服务商的开放生态,同时也为低代码领域的玩家提供了*的商业化场景。据了解,钉钉上的生态所完成的交付规模,大概占了整个行业的一半。

      “我们提供打破信息、流程、数据孤岛三大问题的解决方案,然后钉钉的服务商,大概300多家,一夜之间全部成为我的代理商。”蔡敏溢于言表的兴奋背后,实际上是低代码+连接器+钉钉所构成的“生态”不仅能够快速、低成本地解决困扰企业的“数据孤岛”问题,而且也让整个产业链玩家都能在生态中获益。

      03

      成事在“人”

      有着20年传统老国企背景的风华新能源,在数字化转型时耗时短、成本低、效果好、自主性强,且转型过程中企业轻松过渡,全员参与度和配合度都很高。

      风华新能已经尝到数字化的甜头,摸到了适合自身转型升级的门路,企业整体在数字化过程中运作效率大幅持续提升,从此走上了持续、深入的自主数字化轨道,向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进行毛细血管级、量身定制升级数字化,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

      罗循衡在分享经验时提到,关键问题在于“很多企业做不好数字化,是因为把信息化部门岗位职级设的太低了,信息化负责人没有足够的权限推动其他部门做事情。”

      换言之,企业数字化转型还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组织架构,这被罗循衡称为“一把手工程”。所谓“一把手工程”指是主导信息化部门权限跟其他的一级部门应该是同级的,只有权限够高,得到企业一把手的关注、支持和理解,企业数字化转型才能事半功倍。

      而大部分企业愿意使用钉钉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钉钉为整个企业组织体系提供了一个行之有效的组织架构,这既包括群消息接收情况,智能表单、日志信息回顾等。

      自上而下制度保障,让一些缺乏数字化土壤的企业,有了改变“土壤”的可能。

      据宜搭负责人叶周全透露,一汽大众内部发文,要求所有的*经理必须要学钉钉低代码,截至日前,已经孵化了500个数字化的专员。低代码显然不仅是一个技术,或者工具,而是提升了整个企业员工数字化意识与能力。

      相较其他困难,当下无论是数字化转型,还是数字化开发的人才,都存在巨大缺口。据钉钉开放平台副总经理王铭估算,现在国内的开发人员,窄口径大概是700-800万,宽口径可能有1000万的开发人员,根本无法解决企业庞大、复杂、定制化程度高的需求,因而低代码有望弥合人才缺口的问题。

      开放的低代码生态下,一些拥有良好数字化意识的年轻人,能够识别当下业务场景,用数字化手段去完成降本、增效、提质等针对性动作。而且,低代码还改变了过去软件时期,企业需要依赖大量定制服务商的情况。

      低代码眼下是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而相关企业为了解决客户种种复杂需求,“平台+厂商+服务商”模式的优势也将日益凸显。

      “现在钉钉的很多能力是开放的,对用户来讲,不需要厂商去帮用户发布,用户自己在氚云上搭一个应用,直接就发在上面。”氚云总经理詹萧认为,自家的氚云和钉钉其实就是一个产品形态。

      当产业链玩家不分彼此时,低代码飞入寻常企业便不再是难事了。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即时

    新闻

    腾讯前三季研发投入454.75亿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务

    11月16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22年Q3财报,腾讯实现营业收入1400.93亿元,非国际会计准则净利润(Non-IFRS)322.54亿元,同比恢复增长,多个主营业务板块收入亦呈现环比企稳迹象。

    研究

    IDC发布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软硬件市场份额报告

    IDC《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份额,2021》报告显示,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的规模达到6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