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产经新闻频道 > 业界新闻

    一场深度的IT效率革命:低代码市场加速嬗变

    2023年02月10日 14:45:04   来源:刘旷公众号

      尽管IT技术支撑了全球的信息化浪潮,然而困扰行业已久的软件开发效率却难以像摩尔定律一样快速提升,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瓶颈,在困扰着行业的继续发展。一边是码农们高喊着996的境况,另一边是程序员的生产力并没有用在更具价值的生产活动之中,重复造轮子的情况依然大量存在。

      近几年,低代码领域发展迅速,赛道相继跑出了超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OutSystems,与此同时海内外巨头也在纷纷入局“占坑”,国内如阿里钉钉、腾讯云、华为云的低代码生态陆续推出,海外巨头AWS、Google、Microsoft、Oracle、西门子等也纷纷推出低代码平台,另外一批VC裹挟着创业公司也加入了低代码的战局之中,这让这场低代码浪潮更为兴盛。

      IT效率革命

      从整个行业发展情况来看,自2019年低代码成为行业热词至今,资本市场一直动作频频。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20-2021年之间,很多企业的早期融资金额就达到了千万人民币级别,甚至有厂商在一年之内,连续完成了三轮融资,爆火的赛道引来了诸多投资。其实,早在2014年业内就已经提出了低代码的概念,随后伴随着海内外低代码平台的相继推出和破圈走红,低代码浪潮开始在IT圈内风行,算起来这个概念并不算新。

      那么,为何一个略显“复古”的行业,如今却得到了众多业内参与者的广泛关注,甚至被不少巨头提到了战略高度呢?

      从需求端来看,低代码的出现集中反映了数字化转型时代需求方的核心诉求。连续三年的漫长疫情,极大地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让IT行业对低代码的需求持续攀升。去年国外云通讯厂商Twilio 对2569名企业决策者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COVID-19 将公司数字化转型的全球平均速度提高了6年。IT巨头微软认为,未来5年将有4.5亿款新应用程序将被开发出来,这比过去40年里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都要多。在此背景下,依托过去的生产方式来开发程序必然非常影响开发效率,进而导致整个应用开发滞后于市场发展的需要,这成为了推动行业推出低代码平台的重要驱动因素。

      从供给市场来看,软件技术的持续发展为软件工业化生产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具体来看,软件形态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早期的传统软件阶段如ERP,其特点是实施成本大、运维成本大,再开发难度大;二是SaaS软件阶段,该阶段IT设施统一了,但软件因为供应商的不同依然存在数据孤岛;三是低代码阶段,其特点是弥补了传统软件定制化导致的过“重”问题,又弥补了SaaS化太“轻”的中间需求,形成了全新的供给。而低代码技术能够成型,主要是因为WEB应用的前端技术和模型化设计的基础越来越成熟了。

      从根本上来说,低代码带来的直接效益就是降本增效。从效率方面来说,其可以通过图形拖拽降低编写代码的工作量,同时代码量的下降可以直接体现在研发人员数量的减少和研发天数的缩短上,这使其成本得到了极大降低。中金公司认为,低代码将会直接“蚕食”应用软件以及定制化开发的市场份额,给行业带来深刻的效率革命。

      不同流派不同路径

      从参与玩家来看,当下中国企业服务市场的低代码公司数量众多,至少有几十家之多,其中不乏许多初创公司和许多云计算的公司。而根据公司类型和现有商业模式的不同,则可以将其具体划分为两大类型。

      第一类,是SaaS厂商做APaaS。具体代表如企业为国外的 Salesforce、Zoho,国内的销售易、北森。同时,由于传统软件厂商都在纷纷展开云转型,这类企业也可以被归入这一类,具体如国内的SAP、Oracle,国内的致远、泛微、用友、金蝶等,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从IaaS转过来做PaaS的互联网云厂商如阿里云、腾讯云等。

      目前国内SaaS企业的低代码平台主要是用来提升自身内部开发效率,以及客户和集成商/代理商的二次开发需求,以补充自身SaaS产品灵活度不高的短板,因此有非常强的业务属性,比如销售易聚焦在CRM领域,北森聚焦在HR软件领域,用友、金蝶聚焦在财务软件领域。由于各自所处的领域不同,属于各赚各的钱,因此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一旦随着这些厂商发展进入更高阶段,开始将自身开放给第三方应用开发商(ISV)之后,其就会在PaaS上长出SaaS,从而突破SaaS企业的业务范围,形成应用生态。当然,也存在将平台开放给第三方应用开发商ISV,在平台上构建新应用,然后借助平台的流量售卖给平台客户,从而突破自身的SaaS企业业务范围,形成平台生态;或者将平台卖给ISV,独立开发和交付ISV自己的应用软件。

      第二类,直接绕开业务场景,打造一个通用性的Salesforce的平台。这种公司与前者不同,其倾向于独立造平台,其代表如OutSystems、Mendix,国内的 ClickPaaS、宜创科技、明道云、简道云、轻流等等。不过,目前这种模式在业内褒贬不一,反对者认为没有业务支持技术很难发挥价值;支持者则认为海外Salesforce的成功,已经证明了这种模式是可行的。

      据IDC发布的相关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Salesforce每赚1美元,它的全球生态赚4.29美元;预计到2024年,它每赚一美元,它的全球生态将赚5.8美元,这就意味着这个生态的价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强大。

      总体来看,不同流派有着完全不同的发展逻辑。不过从时间上来看,这两种路径想要完全变成生态仍需要较长的时间。

      并非零和博弈

      客观上来说,云巨头的入局对现在正在做低代码的创业公司影响很大,但从逻辑上却是讲得通的。拿云市场的整体发展情况来说,自2016年开始,在中国的云计算市场中,IaaS和PaaS的增速便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态势,聚焦在IaaS层面的云计算大厂竞争趋于白热化,大厂都在未雨绸缪地寻找新的差异化的增长点。于是,从IaaS向PaaS延伸便成了一种潮流。

      而大厂纷纷入局低代码领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被“管道化”,云厂商主动介入该领域也能够推动其更好的发展,业内就不乏这样的成功案例(比如微软)。

      微软基于 Office 和 Visual Studio 的技术积累,在低代码领域的优势得天独厚。仅从收入角度来看,根据IDC统计的全球主要云计算厂商的收入拆分,微软智能云的 PaaS和SaaS收入占比超过60%,这带来了比阿里云、AWS更高的利润。

      说白了大厂参与低代码市场竞争,根本原因还是为了争夺云市场的话语权,既然解决“用户最后一公里”的需求越来越高,与其将主动权交给别人,不如自己来做,这就是中国云计算厂商做低代码的动力。

      也正因为如此,大厂与初创企业在这上面不免发生“肢体碰撞”。比如,在2017年的协同办公大战中,就发生过阿里钉钉与创业公司纷享销客的广告大战,在前者“免费+补贴”的攻势之下,后者不得不裁员转型CRM。

      而在这一轮OA大战中,受伤的远不只有纷享销客一家,明道云也先后被“误伤”。先是被OA大战所伤,后是被低代码所伤。在频繁短兵相接之后,明道云的创始人也不免感慨:“想想这种事情也不是巧合。”实际上,大厂虽然与创业公司身处同一赛道,定位存在错位,但本质上还是一种竞合关系。

      首先,两者之间并不是简单的零和博弈的游戏。据Gartner 在2019年对5年内的低代码平台做的一项预测显示:有3/4的大型企业至少使用4个低代码开发工具,以满足不同复杂度的应用开发。换言之,大的互联网平台参与低代码建设之后,其他低代码公司仍有可能成为大平台的供应商。

      其次,两者的目标客户存在差异,也存在合作空间。比如,IaaS本身主要服务于IT部门,因此IaaS厂商做的低代码平台,大多用于服务IT人员。相比之下,一些创业公司则可以与之合作,从其他方面为相关客户服务,提供一个差异化的产品。

      实际上,当下两者的合作更多一些,目前围绕华为云、阿里钉钉、企业微信等衍生出来的低代码平台,正在广泛地在业内寻找生态伙伴,相互绑定形成联盟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当下阿里钉钉的宜搭平台、腾讯的微搭平台,均已经逐渐对外开放了。

      行业加速嬗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无代码、协作化等境况正在逐步强化,并给行业带来全新的变化,这些变化引领着行业进入关键十字路口。

      首先,无代码的雏形已经显现,低代码向无代码过度、两者相互融合的态势逐步形成。从某种层面上来说,面向业务人员的无代码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2019年,中国软件从业者的人数为677.7万人,而会excel+PPT的白领数量则有2亿左右,相比前者后者的受众群体更广一些,而且几乎是完全不同的。

      这种技术门槛的不同,让两者的应用场景也各不相同。从技术开发层面来说,无代码是低代码开发的子集;从使用用户的角度来说,低代码用户是无代码用户的子集。从业务上来说,低代码主要是面向大型客户构建ERP,吃掉的是传统软件的市场,其路径有两个:一是为现在的系统打补丁,进行系统融合;二是干脆直接重建。

      无代码企业的主要客户则是业务逻辑并不复杂、不涉及多系统耦合的中小企业客户,这让其本身具备更大的施展空间(中小企业客户众多)。从当下来看,低代码、无代码之间正在呈现出融合的态势,比如供应商可以借助低代码开发出无代码产品,或者针对同一个用户的不同对象(IT部门以及其他对象)开发不同版本的产品。

      其次,目前在低代码路线上出现了分化,专业化与协作化的两种定位格局并未分明。从行业来看,随着经验的积累和时代的变化,低代码走到了时代的十字路口上,尤其是伴随着低代码产品能力的加深,其不仅可以解决低端问题,还可以解决主营业务问题,由此衍生出了两种路线。

      一是走专业化路线,通过定向开发专业的功能如CRM、进销存、OKR等应用,来满足企业的特定需要,目前行业已有成功案例。二是继续走协作化路线,即低代码主要发挥自身的个性化优势,帮助企业解决现有系统不足以及运行效率低的问题。从长远来看,这两种路线未来都会有较好的发展,只是当下独立厂商所面临的挑战会更大一些。

      最后,联盟生态具有两面性。从有利的一面来说,无代码创业公司通过与大平台合作绑定,有利于实现快速拓客,并快速完成生态圈的搭建工作;从不利的一面来说,创业公司主动被集成到大厂生态之中,就不得不主动围绕大厂战略做“适配”,可能会限制创业公司在更宽广领域的创新开拓。

      总之,在新的形势之下,低代码公司面临的境况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且日益进入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和十字路口。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即时探行数字人注册免费试用

    中兴二合一 5G 云电脑“逍遥”系列上架:一键切换双模式,

    5 月 10 日消息,据中兴通讯官微,中兴二合一 5G 云电脑“逍遥”系列已经在电商平台上架。其支持本地、云端双模式,可在电脑与平板模式之间一键切换。售价方面,型号为 W200DS 的产品首销价格为 1899 元。

    新闻探行AI智能外呼系统 节省80%人力成本

    敢闯技术无人区 TCL实业斩获多项AWE 2024艾普兰奖

    近日,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AWE 2024)隆重开幕。全球领先的智能终端企业TCL实业携多款创新技术和新品亮相,以敢为精神勇闯技术无人区,斩获四项AWE 2024艾普兰大奖。

    企业IT探行AI客服 24小时无休机器人接待

    重庆创新公积金应用,“区块链+政务服务”显成效

    “以前都要去窗口办,一套流程下来都要半个月了,现在方便多了!”打开“重庆公积金”微信小程序,按照提示流程提交相关材料,仅几秒钟,重庆市民曾某的账户就打进了21600元。

    3C消费探行AI视频 快速生成真人营销视频

    “纯臻4K 视界焕新”——爱普生4K 3LCD 激光工程投影

    2024年3月12日,由爱普生举办的主题为“纯臻4K 视界焕新”新品发布会在上海盛大举行。

    研究探行AI整体解决方案 全国招募代理

    2024全球开发者先锋大会即将开幕

    由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组委会、上海市经信委、徐汇区政府、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共同指导,由上海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联合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主办的“2024全球开发者先锋大会”,将于2024年3月23日至24日举办。